☆朝煙DH★

哲純 約會

  每天睡前檢查手機訊息的伊佐敷純,意外地看見了一封簡訊。

  手機上的來信人是──結城哲也。

  『純,明天放學後有空嗎?』

  「哲?」

  『嘛……基本上如果不用練球的話,我就只是個閒人啊!』

  因為三年級已經引退,所以伊佐敷和結城都不需要練球,再加上已經有大學願意收,不再唸書也沒關係。

  把訊息傳出去以後,不久就收到了回覆。

  『陪我去買東西。』

  結城的簡訊一向就是簡潔有力,沒有廢話。

  『好。』

  伊佐敷雖然也很好奇結城要買些什麼,但是明天就會知道的事情實在不需要問。反正不就是一些日常用品嘛……

  想了一想,便把昨天還沒看完的少女漫畫拿出來,繼續把它讀完。

  「純。」

  「已經收好書包了啊?等我一下。」

  兩人放學都會一起走,所以這樣的情景基本上是每天發生,其他的同學都已經很習慣了。

  「好了,走吧!」

  把書包背好的伊佐敷,率先離開教室,而結城隨後跟上。

  「你要買什麼?」

  就算昨天不問,今天也是要問的啊。

  「隨便逛逛。」

  什麼?哲竟然說……隨便逛逛?

  伊佐敷一臉不敢相信,這種事情怎麼會出現在自己身上,現在是在……約會嗎?

  兩人什麼也沒有說,只是並肩走在路上。不過伊佐敷會不時偷瞄一下結城。

  雖然兩人交往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是大多時候都是在宿舍或是球場才有一點時間單獨相處,更不用說出來逛街,根本是做夢都會覺得自己夢錯的事情啊!

  結城看了下手機的訊息,然後向後看了一下。

  「哲?」

  伊佐敷看他樣子不太對,關心地叫了他一聲。

  「純,我們來牽手。」

  他把手伸出來放在伊佐敷的眼前,然後像是唸臺詞一樣僵硬地說。

  「欸?」

  「牽手,不是約會一定要的嗎?」

  結城不顧伊佐敷的驚愕,直接牽起他的手,原先就不算遠的距離現在幾乎完全消失。

  「哲……大家都在看這邊……」

  伊佐敷輕輕拉了拉他的手,輕聲地抗議道。

  「他們不認識我們。」

  結城的表情始終沒有變過,但是伊佐敷知道他今天心情不錯。

  大概也只有他看得出來吧?

  他們一路走著,還是沒有對話,但是偶爾的肢體碰觸還是會讓伊佐敷有點害臊。

  結城拉著他的手走進一間文具店,然後拿起兩支相同的自動鉛筆,一支遞給伊佐敷。

  「這是……?」

  「一起買。」

  說完便又把筆取回並拿去結帳。

  「哲……你今天怎麼了?」

  伊佐敷輕輕撫著他的額頭,想確認一下有沒有發燒,雖然也想要像一般情人那樣額頭貼額頭量體溫看看,但是因為身高的差距只好作罷。

  「沒什麼。」

  結城又看了看手機,挑了挑眉,然後又牽著伊佐敷的手往下個地方前進。

  『奇怪!實在太奇怪了!哲今天是怎麼了?不但約我出來逛街、一直看手機,還像是懂了什麼情侶間要作的事情?』

  伊佐敷內心納悶著,但是他沒有問出口,因為如果要說他早就說了。

  「純,我們去看夕陽。」

  伊佐敷又發現不對勁,結城不是那種喜歡夕陽的人,怎麼突然說要看夕陽?

  「要去哪裡看?」

  伊佐敷仍然沒有表示什麼,一方面是因為他覺得結城想怎麼樣都好,另一方面又很享受這個憧憬中的約會。

  「嗯……」

  結城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疑問感到有點不知所措,彷彿完全沒思考過這個問題。

  「算了,哲。沒看夕陽也沒關係的,我們去逛夜市好嗎?」

  伊佐敷看得出來他很努力想要製造出一個完美的約會,可是大概是第一次吧?結城還要看看手機,估計是上面有寫一些計畫之類的吧?

  「好。」

  結城繼續牽著他的手,走到最近的夜市。

  「哲,我們去玩那個。」

  伊佐敷決定既然都有了這樣一個難得的約會了當然應該好好享受啊!

  「那個?」

  結城朝著伊佐敷指的地方看過去。

  是九宮格的投球。

  「對了!我們來比賽!一人十球,輸的要聽贏的人一個命令!」

  伊佐敷興奮地說,結城則點點頭。

  「不過……我記得你之前當投手時連好球帶都投不進呢!」

  結城無所謂地說,好像他已經贏了一樣。

  「什……哲你那時候守備還不是一樣差勁?球都進不去手套裡!」

  伊佐敷不甘示弱地抱怨著。

  他們曾經很弱,曾經被稱為『歉收』。

  但是因為有夥伴──有能夠互相砥礪、彼此警惕、一起競爭的朋友,他們才能成長。

  「呵呵。」

  難得的微笑,讓伊佐敷看傻了眼。

  結城在微笑?這世界今天是怎麼了?

  「趕快開始吧。」

  今天第二次無視伊佐敷的驚訝,直接拿了球開始扔。

  最後是8:7的比數,結城多中了一球而取得勝利。

  「啊……結果我竟然輸了!」

  不過這樣也好吧?因為自己一直都只想著贏過他,卻不知道如果真的贏了,那他的棒球生涯不就失去目標了嗎?

  「你要聽我一個命令。」

  「好吧!願賭服輸,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只要不要逼我下將棋就好了。

  「我先想想要你做什麼,想到再告訴你。」

  結城顯然是還沒有想好,不過伊佐敷不是那種會賴帳的人,所以他可以慢慢想。

  「嗯……想吃什麼嗎?」

  結城把手機打開看了一下,然後這麼說。

  「冰淇淋?」

  伊佐敷看著這個連對於約會都這麼認真的人,心裡覺得感動又好笑。

  「走吧。」

  走到了冰淇淋的攤位,伊佐敷原本要點兩支,卻被結城制止。

  「一支就好。」

  「哲你不吃嗎?」

  「要。」

  「老闆,兩支。」

  「一支就好。」

  雖然反應慢了一點,但是這樣的情景好像在昨天的少女漫畫裡面有看過……

  男主角要和女主角合吃一支冰淇淋。

  那個哲竟然……?

  「哲你今天真是……哈哈哈!今天來睡宿舍吧!剛好跟我同房的今天都不在。」

  「好。」

  「那……回去吧?」

  「純,我有東西要給你。」

  結城從口袋拿出一枚鐵戒指,把他套在伊佐敷的食指上。

  「等我有錢,再補鑽戒給你。」

  自顧自地說著,並指了指他的無名指,意味著下次就要套在上面。

結城沒有看向他,可能有點逃避的意味在吧?

  「哲……」

  其實這些臺詞伊佐敷都覺得耳熟,好像就是昨天看的那一本漫畫吧?

  「我們回去吧!」

  伊佐敷主動牽起結城的手,帶他回到宿舍。

  「純……我想到要你做什麼了。」

  結城把他按在牆上,眼神認真帶點柔和。

  「哲……我們在想一樣的事情嗎?」

  伊佐敷輕輕把手環在他的脖子,好讓他們靠的更近。

  結城點點頭,然後在他耳邊輕聲說道:

  「我要你,一輩子都在我身邊。」

  「真是浪費啊……把命令用在這裡。」

  把命令用在這個本來就會實現的願望上,真是浪費到極致……

  不是一直在身邊嗎?哲。

  於是他們今天的美好約會就在這裡畫下完美的句點。

後話:

  「哲,你昨天真的很奇怪耶!怎麼突然帶我去逛街,還買那些東西給我,還和我共吃一個冰淇淋……是誰教你這些的啊?」

  「前天……」

  『隊長,我們來猜猜現在伊佐敷在想什麼好不好?他最近在看這本漫畫。』

  亮介帶著一如既往的笑容,拿出一本根本不會出現在他手上的少女漫畫。

  『這是……?』

  『伊佐敷那傢伙應該很希望你帶他去約會吧?就像漫畫中的男女主角一樣。』

  『可是……』

  『明天我也要帶春市出去玩,所以可以給你點意見喔!』

  「就是這樣。」

  「所以你一直打開手機難道是……?」難道是亮介一直在指示你嗎?

  「嗯。」

  「不用這樣勉強,就算你不這樣也沒關係,原本的哲,就好了啊!」伊佐敷笑了笑,果然人是沒有那麼容易變的啊?

  「如果亮介那裡有照片……我一定要要幾張來收藏,尤其是哲在笑的表情……」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