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煙DH★

鑽A 御澤 投球代價

  「御幸?現在有空嗎?」

  看著可愛的戀人拿著棒球,帶著期待的眼神看著自己,御幸覺得就算自己再怎麼忙也不能讓他那對閃閃發亮的眼睛失去光芒。

  「有空。」

  剛好和倉持在討論功課,不過倉持是會體諒他的,因為倉持是最了解他們之間關係的人,畢竟一個是同班同學,一個是同寢室的室友,再加上他又擁有絕佳的觀察力,所以他們才交往沒有多久就被倉持發現、質問並且從實招來了。

  「那可以接我的球嗎?」

  澤村彷彿已經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一樣的開心,笑容都顯露在他稚氣的臉上。

  「嗯……可以啊。」

  御幸帶著微笑回應著,並且摸摸他的頭。

  「話說……澤村你這小子,應該叫御幸前輩啊!」

  雖然倉持可以體諒御幸的突然離去,卻還是對於澤村不禮貌的稱呼感到不悅。

  「好了啦!倉持,你逼他也沒用的,晚上練完球我再去你房間找你。」

  御幸拍拍他的肩膀要他冷靜,畢竟澤村會這樣目無尊長大概也是被自己寵壞的吧?

  「你是來找澤村吧?」

  倉持壞壞地笑了笑,最近御幸跑到他們宿舍的次數多了很多,雖然有時候是說來找倉持,但是結果還是因為澤村留在這裡過夜。

  「哈哈!澤村不是要練投嗎?走吧!」

  御幸笑了笑,沒有否認倉持的話,只是拉著澤村的手,離開了二年級的教室。

  「御幸,再幫我看看卡特球好嗎?」

  只要一拿到球,澤村就會變得特別開心、特別有活力。

  「明天有練習賽,所以只能投二十球喔!」

  御幸穿戴好捕手的護具,然後蹲下來,擺好手套的位置。

  「那就先投個內角球怎麼樣?Cutter Ball。」

  御幸的眼神變得認真,不像平時那樣的不正經的笑容,而是帶著自信,有著銳利雙眼的神情。

  澤村把球狠狠地投了出去,球也依照著他的意思在打者那邊向內飄移了。

  「Nice ball!」

  御幸笑了笑,這是澤村好狀態的象徵,雖然沒有辦法完全投進御幸要的位置,但是已經勉強算是刁鑽的球路了。

  「再來是直球。」

  就在投出了十三個好球十個壞球之後,不顧澤村反對,御幸勒令結束他的訓練。

  「最後一球啦!」

  在聽見第二十三次球入手套的聲音時,澤村意猶未盡地要求繼續投。

  「不行!剛才已經是你所謂最後一球的第三球了!」

  御幸表示他已經放水三球,不可以為了今天一時的心軟而影響明天的比賽。

  「放心吧!明天你是先發,我會讓你盡情的投到滿意的。」

  御幸強制直接結束今天的訓練,就是擔心澤村消耗太多不必要的體力。

  「好吧!」

  聽到御幸的保證,澤村這才乖乖的放下球並且準備回去宿舍洗澡。

  「等一下,澤村。我接了你二十三球,是不是應該給個獎勵啊?」

  每次只要投超過原本的預設值,御幸就會像是欠他幾百萬一樣地要求他補償。

  「呃……那你今天要怎樣?」

  有時候會要求他告白,有時候是牽手,有時候是擁抱。

  代價要看當天到底投了幾球,也要看看澤村的表現,當然,御幸的心情才是最主要的評估。

  「那今天就……親一下就好。」

  御幸邪邪地笑著並指了指自己的嘴脣。

  「好吧……」

  「幹嘛一副慷慨就義的表情啊?這樣我會很傷心的喔!」

  雖然是這麼說,但是御幸還是帶著邪媚的微笑看著澤村。

  「……要就快點啦!」

  澤村原本想用蜻蜓點水式的淺吻交差了事,但是對方可是御幸。

  澤村輕輕在他的唇上輕點了一下,但在他要退開距離的時候,冷不防的被御幸勾住了後頸,迎上的是比剛才要更深入的親吻。

  探入的舌尖滑過上顎,讓澤村發出了一聲低吟,御幸退開時舔了舔唇又推了一下眼鏡,淡淡地笑著。

  「榮純,我有這麼好打發嗎?想給我敷衍了事的話,我會讓你付出更大的代價喔!」

  說完便直接抱起澤村的快速離開牛棚。

  至於澤村每天上不上得了場,那就要問捕手御幸了。

评论

热度(42)

  1. 金家的小新☆朝煙DH★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