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煙DH★

鑽A 哲純 引退之後

這就是所謂的芭樂劇啊!哈哈

明明就要段考了我還在幹嘛啊(哭


  「我們……輸了?」

  我不敢相信地看著計分板上的分數。

  「最後……還是進不了甲子園啊?」

  我們還是輸了,輸給稻城實業。

  「純。」

  我回頭看向了聲音的來源,我知道自己正在掉涙。

  「哲……」

  原先想乾脆就這麼不計形象的倒在對方懷裡大哭,但是在看到他的表情時,我就知道我不會這麼做。

  他在哭。我從來沒有看過他哭,為了球隊,這個男人竟然哭了。

  「純,我們輸了。」

  就像是惡意把我拉回現實一樣,點破這麼殘忍的事實,也只有他──結城哲也做得出來。

  「我知道。」

  默默地接受了事實,他,我很難過,但我知道,哲比我更加難過。

  因為是隊長啊!

  比所有人花更多時間練習,比賽也比所有人更加認真,總是用盡全力打出安打甚至是全壘打。

  「哲。」

  我從來不曾用這麼沉重的聲音這樣稱呼他。

  「嗯?」

  「我們的夏天………結束了。」

  我無力地說,哲也只是擦乾眼淚,輕輕點點頭。

  「嗯。」

  「但是哲,我們……」


  「純,在想什麼?」

  將他從回憶拉回現實的,就是他的叫喚。

  「我突然想到高中三年級時和稻實的那場決賽,我們輸的……可真夠慘啊!」

  伊佐敷苦笑著,忘不了當年的悔恨和痛苦。

  「你還記得,你那時對我說的話嗎?」

  結城依然面無表情,看著這個已經在一起超過十年的情人。

  「有點想不起來。」

  伊佐敷尷尬地笑了笑,如同他一直以來的開朗單純。

  「你說:『我們的夏天……結束了。但是哲,我們會永遠一起在球場上,永遠在一起。』真像是你會說的話呢!純。」

  結城露出了難得的微笑,眼神柔和,伊佐敷知道,只有在他面前,才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我當時,是這樣說的嗎?」

  「嗯。」

  「伊佐敷,快要輪到你的打席了喔!」

  旁邊的球員提醒他,他帶上帽子,拿起球棒,和結城交換了眼神,便走上了球場。

  現在的情況是九局下半,落後一分,兩出局。

  「三棒,中堅手,伊佐敷君。」

  『我要上壘,只要輪到哲,就沒問題。』

  和七年前一樣,一樣相信著他。使出全力打出了投手投過來的外角球,順利打飛到外野去,成功上二壘。

  『哲……』

  「四棒,一壘手,結城君。」

  純,你知道嗎?為什麼我喜歡打全壘打?因為你站在壘包上。只有轟出全壘打,才能和你一起,回到本壘。

  結城一如既往地站在右打區,第一球他通常都會先觀察,就算被拿了一個好球數也沒關係。

  第二球,投手投出了外角的壞球,他一樣沒有出手。

  第三球,他出棒了,卻打出一個界外球。

  他看向正對面的二壘,看見伊佐敷對他展露一個信任的微笑。

  第四球,他用力的把正中的直球打了出去,並準確地打到了計分板。

  這是逆轉的兩分全壘打!比賽結束。

  「果然是你啊?哲!」

  果然只有你,能用這種方式把我送回本壘。

  從九年前,就是這樣啊?隊長。


設定:伊佐敷純和結城哲也25歲,同居中,在同一個職棒球隊打三、四棒。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