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煙DH★

鑽A 給你的九封信01 御澤 微倉澤

這是澤村生日賀文,但是我想分開來放,因為每一封信有點跳tone哈哈!

總之會在澤村生日那天完結!

雖然是御澤,卻有少量倉澤,或者說應該說御澤←倉這樣?

對了,雖然我寫文的功力不好,但總之應該還是悲文吧?

「」代表現在的對話
『』代表過去的對話

可以接受就往下囉!

…………………………………………………………………………………………

  六年以來,倉持不曾再對他說出「生日快樂」這句話,因為倉持知道,他不可能再快樂起來,這一天,是他最痛苦的日子。

  而今天,5/15日,又是澤村榮純的生日。

  睜開眼睛,倉持看見自己的枕邊人已經不在身邊,床也已經失去他的溫度。

  倉持站起身來,看了看日曆。

  「又到了啊?這一天……」

  他喃喃自語著,看著桌上的早餐,一年當中唯一一天他們不會一起吃早餐的日子。

  倉持一直都知道他去了哪裡,即使對方從來沒有提起過。

  「六年了,澤村,今天是你二十八歲的生日,兩天後我也二十九了啊……」

  他托著臉頰靠在餐桌上,臉上沒有一絲笑容地看著客廳桌上的三捲錄影帶。

  「生日快樂,傻瓜。」

  這是倉持的每一年生日提前許的願望,每一年都會說的,縱然對方沒有聽見。應該說,本來就不是說給他聽的。

  「御幸。」

  澤村站在一棵大樹前,把手中一束桃紅色的球形花放在地上,並拿起鏟子挖開土,找出一個已經生鏽而且有許多凹陷的鐵盒。

  「我來了。」

  他看著裡面泛黃的照片和信,打開了第一封。

御幸:

  你要去美國了啊?我真的好不希望你去,但是我不會阻止你,因為那是你的夢想,你一直都想去的殿堂。對了,記得幫我和克里斯前輩問好哦!加油!我會在日本看著你,你的每一場比賽,我絕對不會錯過,也許有時間,我會去美國幫你加油吧?

                                                                           澤村榮純

  看著那封信,澤村的眼睛開始微紅,但是他沒有哭,如同他們分別的那一天。

  『澤村,你不要哭好不好?我真的很怕我會捨不得離開。』

  他點點頭,其實他很想哭,很想叫御幸不要走,但是他不會開口,因為那是他的夢想,他要踏入棒球的最高殿堂。

  那時的擁抱,澤村怎麼也不會想到,下一次的擁抱,竟是如此遙不可及。

  看著前往美國的班機駛離了機場,澤村始終帶著微笑,只因他允諾了對方,絕對不會哭泣。

  回到自己的住所,那都是充滿著和御幸一也這個人有關係的地方,一起睡覺的床,一起看電視的客廳,一起吃飯的餐桌,全部,都還是那個人的身影。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