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煙DH★

鑽A 惡友 副隊長的職責

  「倉持前輩,我先去洗澡了哦!」

  一邊打遊戲機一邊隨意地回應了澤村,便繼續埋首於格鬥遊戲。

  「副隊長,我進來囉!」

  因為沒有鎖門,所以只要打開門就可以進來的。倉持聽到聲音,雖然知道是誰但是卻沒有回應,只是繼續打他的遊戲。

  「倉持,你怎麼又不理我?」

  「啊?我幹嘛回你?反正你每次比賽前一天都會來。而且我討厭你叫我副隊長……感覺超諷刺的啊!隊、長。」

  倉持一邊說,一邊結束了這個對手,然後轉頭給了御幸一個白眼,最後兩個字根本是看著御幸不緊不慢地強調的。

  「哦……那洋一君……」

  御幸笑笑著往倉持那裡靠近,卻連話都還來不及說完就被對方打斷了。

  「給我閉嘴!噁心死了。」

  倉持站起身抓起御幸的領子,兇狠的表情在御幸眼前放大。

  「好啦!不鬧你了啦……時間也不多,澤村等一下就回來了吧?」

  御幸剛才是在門口站著等到倉持唯一的室友出去了以後才進來的,免得他一看到自己就要他接球什麼的。

  「哼!」

  倉持坐上床,靠著牆,御幸則毫不客氣地躺在他的腿上。

  倉持什麼也沒有說,只是伸手弄亂他的褐髮,把一支耳機塞進他的耳朵,隨便挑了一首御幸喜歡的歌。

  「明天有比賽耶……」

  雖然這樣的姿勢有點曖昧,但是他們兩人都沒有什麼感覺,反而像平時一樣有一句沒一句地亂聊。

  「所以你才會來啊!」

  每次只要隔天有比賽,御幸就會到倉持這裡放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倉持總感覺他是個脆弱的人。

  明明應該好好引領投手,努力帶領隊員前進那個夢想中的甲子園,有時候卻會這樣對倉持撒嬌。

  「哈哈!如果我哪次沒來,你會寂寞嗎?」

  原本應該得到『怎麼可能啊!一定是感到寧靜許多的吧?』這樣的答案。

  但是御幸面對的卻只是一陣沉默,就像是回應御幸的猜測一樣。

  大概是五分鐘之後吧?打破這令人煩躁的沉默的人,是倉持。

  「到底為什麼你一個捕手總是要跑到我這個游擊手這裡放鬆心情啊!」

  怎麼想都不合理,捕手有什麼煩惱應該去找同樣身為捕手的小野,或是平時交集最多的投手川上才對,怎麼說也不會來找游擊手吧?

  「守備位置……有那麼重要嗎?」

  御幸認真地看著低頭看著自己的倉持,似乎也想明白對方的想法。

  至少對他而言,什麼捕手、游擊手,那都算不上什麼……只是因為他是倉持洋一而已。

  「也是。」

  倉持低頭看見了他眼底的認真,點了點頭,難得沒有吐槽或是翻白眼什麼的。

  然後迎接他們的,又是一陣沉默,不過因為有音樂在耳邊播放,倒也不會太尷尬,應該說他們除了互相吵嘴以外,也很少有額外的聊天。

  御幸就這麼閉上眼睛,享受這片刻的寧靜和倉持少見的溫柔。

  「好啦!充電完畢,謝謝啦!洋一君。」

  御幸看了看時鐘,估計澤村那小子也差不多要回來了,他坐起身,並偷偷在倉持臉上親一下,就這麼離開了5號室。

  「御幸一也你這個混蛋!」

  對著已經關上的門大喊,不可否認,自己的耳根有點紅了,每次被御幸這樣偷襲,實在是難以免疫。

  但是,幫助隊長找回最好的狀態……似乎也是副隊長的職責吧?

  「為什麼當個副隊長會這麼麻煩啊!」

  倉持大聲地抱怨著,但是嘴角還是忍不住上揚了。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