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煙DH★

櫻之雨 惡友

我還是不會寫長篇啊……結尾有點爛哈哈


01.

  自從畢業以後,他們只見過兩次面,其中一次,就在此時。

  當御幸得知倉持要結婚時,並沒有太大的反應,畢竟他是個溫柔的人,只要多花點時間,總會發現倉持這個人的許多優點,這個御幸是知道的。

  御幸看到穿著燕尾服走向他的倉持,不禁覺得心情十分的複雜。明明應該為他高興的啊……怎麼卻沒有多少愉悅的情緒。

  「御幸,好久不見啊!怎麼沒看見你妻子?」

  「她今天要上班。」


02.

  他們高中時是在交往的,卻在畢業那一天分手了,提出分手的是御幸。

  「分手吧……倉持。」

  當御幸提出分手時,倉持不知道該作出什麼樣的反應,愣了許久,才作出回應。

  「好啊。」

  他忍住不讓情緒流露出來,但是那顫抖的聲音已經徹底出賣了他,他一直都只喜歡御幸,原本以為兩人能一直在一起,現實卻並非如此。

  倉持知道自己和御幸都是男人,所以在日本沒辦法結婚,甚至連要公開交往這件事都不可能。

  這樣就好……不要對我說對不起,不要讓我透露我心裡的軟弱。

  倉持回答了他之後,轉身離去並斷了一切聯繫。

  他們下次見面時,是御幸的婚禮。

  「你這傢伙竟然比我早結婚啊!」

  「啊哈哈哈!誰叫我比較帥呢?」

  倉持一如以往地抓起御幸的領子,一切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沒有交往,沒有分手,只是朋友。

  而御幸也配合地當作什麼事都沒有地和他鬥嘴。

  當倉持看到御幸為他的妻子戴上戒指時心情是很感慨的,他覺得嫉妒,明明自己才是最親近御幸、最了解他的人,怎麼站在他身邊的人就不是自己?

  一邊想著一邊多喝了好幾杯酒,或許是早就預見這樣的情況了,倉持並沒有開車來。

  坐在周圍的青道隊友都阻止他繼續喝,他們不知道他和御幸的關係,也不會明白倉持的心情,只是單純將之解讀為「朋友結婚感到開心而多喝幾杯」。

  但是他還是愛著御幸的,只是一切都不會回到他們交往的時候了,隨著視線的模糊,他彷彿看到當時他們分開時的櫻花樹。

  灑落如雨的櫻花瓣,如同他們的感情,不會重來。

  他帶著醉意開口祝福了御幸和他的妻子,他是希望他幸福的,但是內心深處或許還是有一點盼望這個女人不要奪走給予御幸幸福的權利。


03.

  事實上他們因為這次見面而有了許多的聯繫,常常通電話、手機的訊息,每天都會互相聯絡,如同高中一般的形影不離。

  唯一的差別是他們不會見面,一次也沒有。

  倉持是個檢察官,而御幸是醫生,他們的生活幾乎是兩條平行線,不可能會有相交的一天。

  倉持換過許多女朋友,只要是來和他提出交往的都來者不拒。他會給自己一個月的時間和女朋友在一起,如果還是無法讓自己忘掉御幸的話,他就會毅然決然地提出分手,因為再試下去也不會有結果,只是浪費彼此時間而已。

  直到他認識了一個律師,那個女律師有著一頭褐色長髮梳成的馬尾,戴著一副黑框眼鏡,帶著一雙犀利的眼神和自信的神情。

  他第一眼對那個女人沒有什麼好印象,覺得她個性很糟糕,也有點太強勢,對於這樣的女人他卻不自覺地被吸引……也許是因為她有點像御幸吧?

  當時是女方主動告白,而來者不拒的倉持也接受了對方的感情,雖然有些許的好感,但卻仍然無法給他心動的感覺,本來想要分手,卻又有點捨不得。

  和她一耗,就是半年,女方要求結婚,而倉持也就隨便地答應了,雖然喜歡她,卻不屬於那種愛情的喜歡。

  但他仍然決定和她結婚,或許他仍然在追逐御幸的影子吧?

  而發現了自己這樣心情的倉持,這才發現原來自己從來沒有忘記過御幸。他知道自己並不是個同性戀,只是單純的愛上御幸一也這個人而已。


04.

  「御幸,我要結婚了,你來嗎?」

  結婚這種事,當然要告訴自己唯一的朋友,但他仍然只是電話告知,沒有要見面的打算。

  倉持不想看到御幸的表情和反應,也許是害怕吧?害怕知道御幸早就已經不在意他了,非到不得已都不要見面。

  「……當然!你結婚我怎能不去?」

  電話的那頭,先是沉默,在反應過來之後也沒有說出祝福的話,只是草草結束了通話。

  掛了電話之後,倉持坐在沙發上,如同用盡了一切力氣一樣攤在那裡,完全不想移動,從口袋取出一枚櫻花瓣的書籤,看著看著就這麼睡著了。

  睡夢中他看到了十年前,他們高二的時候,走在櫻花盛開的步道上,花瓣落在了御幸的頭髮上,倉持溫柔地把它取下來。

  御幸主動牽起他的手,彼此不需要語言也能溝通,御幸拿走了他手中的花瓣,收在口袋裡。

  御幸低頭吻了倉持,那是個輕柔的、溫暖的吻。

  他們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往前走。

  幸福的讓人嫉妒……


05.

  「倉持,你的妻子是怎麼樣的人啊?這麼說來我好像從來沒有見過呢!」

  「是我最喜歡的類型……總之你等等就會知道了啦!」

  和御幸乾了一小口酒,便找下個人聊天去了。

  來參加倉持婚禮的有青道以前的隊友、大學少數同學,和現在的同事。

  「倉持前輩,恭喜你結婚了!」

  御幸看到坐在自己旁邊的澤村竟然感動到哭了出來,就算已經到職棒當選手了,依然是個感情用事的投手。

  「呀哈哈──謝啦澤村,不要哭啦!」

  「啊……先不聊了,典禮要開始了,看好本大爺帥氣的樣子吧!」

  倉持站在紅地毯的終點看著新娘挽著她父親的手走進場,雖然白紗蓋住臉,卻仍然可以隱約看見她那雙琥珀色的眼眸,正揮灑著幸福。

  倉持微微一笑,替她戴上戒指並許下至死不渝的承諾。

  御幸看著倉持,眼底的寂寞連自己都沒有發現,他好像明白了什麼,倉持的妻子,如同御幸的縮影啊……

  最喜歡的類型……不如說,是依照自己最喜歡的人找到的替代品吧?

  一切都不會回去了,無法回到高中時期,一起笑過哭過的日子。

  他望著窗外散落的櫻之雨。下次見面會是幾年後呢?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