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煙DH★

給你的九封信 07 御澤 微倉澤

這一篇的倉澤有點多,而且有點……

基本上整篇都是倉澤?

雷者勿入

御幸:

  昨天我和倉持前輩一起看你的比賽哦!你一點都沒有退步啊?還是一樣優秀,哈哈那個兩分的外野安打真是精彩啊!隊長。

  我昨天和倉持前輩一起喝了一點酒,結果感覺好像……看到了你,竟然有著觸碰到你的錯覺啊?原來我這麼想你,真的好想你啊!

                                                                           澤村榮純

  『御幸……御幸……』

  倉持看著眼前的人,眼神迷離地趴在桌上,喚著那個人的名字,有些心疼地摸摸他柔軟的頭髮。

  卻意料不到自己的手被抓住,看來是完全被當成御幸了。

  既然你這麼想他……我是不是應該稍微滿足一下你的想望?你也不過是想要見他。

  也許是有點醉了,倉持竟然萌生出一種想要變成御幸的心情,即使根本不可能。

  『呦!澤村,想我嗎?』

  倉持使用了印象中那個人欠打的語氣,露出像極了御幸的笑容,雖然苦澀卻帶著十足的愛意,眼底盡是心疼和憐憫。

  『御幸……我好想你,倉持前輩騙我,他騙我你已經死了。』

  澤村緊緊抱住眼前的『御幸』,並且失聲地哭泣,倉持摸摸他的頭,安撫似的抱著他。

  『沒事了,我就在你身邊啊!笨蛋澤村。』

  他用極為溫柔的聲音安撫著澤村,心裡想著的一直是『我是御幸,那我現在該做什麼?』

  『我是御幸……』

  倉持輕輕吻上澤村的唇,原本只是一個溫柔如他的吻,卻因為酒精的加持而逐漸升溫。澤村配合著倉持的吻,享受這個想像中的御幸的溫柔。

  在澤村的內心深處,也許明白他不是御幸,但是卻又自顧自的把他當成御幸。

  一來一往的脣舌,讓倉持也逐漸忘記自己是誰,忘記了理智。

  他一邊吸吮著澤村的唇,雙手也開始不安分地在他身上遊移著,他摸進澤村的衣服內,雙手撫摸到的地方都開始熱了起來,然後開始啃咬著他的耳垂,就算澤村再怎麼遲鈍,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他也不會不明白。

  但是,他真的是御幸嗎?御幸……是不是早就不會回來了?

  他是誰?他是有著一頭綠髮,總是溫柔照顧著我,卻又不肯坦率說出自己想法的……倉持前輩。

  『倉持……前輩?』

  一聽見這個名字,倉持馬上反應過來自己在做些什麼,不敢想像自己竟然會有這種舉動。

  下意識地把澤村用力推開,不敢再看他一眼,深怕自己的理性再次崩毀,再次作出可能傷害到他的事情。

  『對不起。』

  這句道歉話語的受詞被省略了,不知道到底是澤村、御幸,還是自己。

评论(1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