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煙DH★

惡友 假裝情人

總之算是一個很老梗的東西吧?

有點OOC

攻受不分,比較偏御倉


  「倉持,早安!」

  「哦!」

  「今天午餐也交給我吧!」

  進到教室,御幸第一個打招呼的對象就是倉持,還走到他身邊偷親他的臉頰一下。而其他人也盡責地對這個景象議論紛紛。

  「你那時候在場嗎?就是情人節那天……」

  「我知道我知道!真的超~扯的耶!」


  事情追溯到情人節那天:

  「倉持,拜託你一件事好不好?」

  御幸很難得會拜託倉持,倉持一方面覺得新奇,一方面又覺得一定沒好事。

  「不要!」

  倉持不經意的拒絕了,因為每次他的請求都非常麻煩,不然就是要花很多時間來處理的那種,答應根本就是自討苦吃。

  「明天是情人節耶!我會被那些女生煩死!」

  御幸的哀號,換來的是倉持無情的冷眼以對。

  「所以呢?人帥了不起啊?」

  「我又不是那個意思!倉持,今天可不可以假扮我的情人啊?」

  御幸一見有機會,就立刻提出他的要求,然後選擇性無視掉倉持抽動的嘴角。

  御幸籌劃這一天已經很久了,他喜歡倉持,他想要倉持當他的情人,哪怕只有一天,哪怕只是虛假的,哪怕倉持根本一點也不喜歡自己。

  「我看你是活膩了吧?」

  倉持的手指在喀喀作響,御幸下意識地後退了幾步,硬是擠出了一句話。

  「不然你下星期的午餐都讓我幫你買吧!」

  因為合作社離教室太遠,他懶得去買東西,所以午餐常常不吃,但如果有人幫他買的話,他怎麼可能拒絕呢?

  「……好吧!」

  聽到有利可圖,倉持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答應了,反正當一天的假裝情人就可以換一個星期的午餐,應該滿划算的吧?

  「呼~」

  死裡逃生的感覺還真不是普通可怕,尤其對象又是倉持。

  其實御幸早就知道倉持一定會答應,因為他是個溫柔的人,如果別人有需要,倉持通常不會吝於給予幫助,就算這個請求有點誇張。

  「那你要我怎麼做?」

  倉持不耐煩地說,不到一分鐘,他已經開始後悔自己答應御幸的要求了。

  「就拜託你做情人該做的事情囉!」

  完全不明確的工作到底該怎麼做,對倉持這種沒有交過女朋友的人更是困難。

  「好啦好啦!準備去學校了。」

  晨練結束後,他們收拾收拾便到了學校,果不其然,一大群女生爭先恐後地把巧克力塞在御幸的鞋櫃、抽屜、桌子之類的地方。

  「御幸同學,我喜歡你,可以和我交往嗎?」

  一早,第一個告白的女孩子帶著期待的眼神問著御幸。

  「抱歉,我已經有正在交往的對象了。」

  「我聽說御幸君沒有女朋友的啊!」

  「我沒有女朋友啊!」

  「欸?可是……」

  御幸擺出抱歉的表情,而倉持就在此時走了出來,並瞪了那女生一眼。

  「一也。」

  倉持一邊看著那個女生一邊牽住御幸的手,彷彿宣示主權一樣。

  實際上他心裡是想著:就是妳們這些女生,害我得假裝他的情人、得牽他的手,還得直呼他的名字?但是仍然有種開心的感覺在內心流淌著。

  「不好意思,就是這樣啦!」

  御幸回握住倉持的手並且笑了一下,然後就拉著他離開了,完全無視那個女孩驚訝的神色。

  「怎樣?我演的不錯吧?」

  從中庭走到教室前的走廊之後,倉持乾脆地甩開御幸的手,還一臉得意地說。

  「哈哈!剛剛那個封殺本壘的傳球還不錯!」

  御幸笑著說,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們在討論棒球呢。

  迎面而來的學妹一看到他們走過,便上前去搭話。

  「御幸學長,我聽說你正在和倉持學長交往,請問是真的嗎?」

  那個學妹鐵青著臉,御幸則笑了笑。

  想不到訊息傳那麼快啊?

  「是啊!我們可是認真的在交往哦!」

  御幸把倉持摟進懷裡,繼續讓他的仰慕者心碎,而倉持的臉色和那個學妹有得比,黑得像是要把御幸大卸八塊似的。

  「怎麼會……」

  結果這個女孩就哭著跑走了。

  「御幸你這傢伙真是罪惡啊!」

  倉持在掙脫開他的懷抱之後,調侃著他。

  「哈哈哈!這也是沒辦法的啊!」

  一整個上午,御幸都沒有再收到別的女生給的巧克力或是告白,看來假裝情人這個方法是真的很有效。

  傳遍了全校,當然免不了,班上同學也通通知道了。

  「什麼啊!你們兩個,完全看不出來正在交往啊!一點氣氛也沒有啊!」

  班上同學對於八卦還是十分感興趣的,所以還是有許多和他們不熟的人來詢問。

  「沒辦法啊!這是我和他的初戀啊!」

  御幸直直地看著倉持,認真的眼神給倉持一種他們真的在交往的錯覺,發現自己竟有這樣的思緒,倉持趕緊別過頭。若是再看著他,可能真的會喜歡上他也說不定……

  「所以你們到底知不知道情侶要做什麼啊?」

  同學們還是很鼓噪,還是應該說這個年紀的人就是喜歡關心同學的感情事。

  「就是要這樣啊!」

  其中一位男同學把他的女朋友拉過來,輕輕吻了她。

  「接吻!接吻!接吻!」

  看到有人親自示範,而其他的同學也正在歡聲雷動,而御幸輕笑了一下。

  「倉持,我幫你買兩個星期的午餐?」

  御幸邪笑著把倉持拉過來,吻了下去,他看著倉持的眼睛因為訝異而瞪得大大的,連反抗都忘記了。

  被吻了……而且是御幸那個傢伙!?

  等到滿意,御幸才依依不捨地離開倉持的唇,當然免不了一陣毆打。

  「御幸一也!你到底在幹嘛?」

  「哈哈哈!不要辜負大家的期待嘛……洋一。」

  御幸是非常喜歡倉持的,即使他覺得倉持不會喜歡他,所以哪怕只有這一天,他也想以倉持的男朋友自居。

  就算不能和他在一起,也要讓旁人知道,除了他御幸一也之外,誰也別想得到他!多麼可怕的佔有慾啊……連御幸都不忍直視自己的黑暗面了。

  「你這混蛋!」

  但是不可否認,倉持的確因為剛剛的吻,心動了。

  「哈哈哈!就說我和洋一是這種關係了吧!」

  御幸把他圈在自己的懷裡,大方地把全班同學的眼睛給刺傷。

  「哈個屁啊!」

  「你們不要那麼閃好不好啊!」

  一群人就這麼取笑他們,而一點也沒有覺得兩個男生相愛是噁心的事情。

  「我對洋一可是真愛啊!」

  御幸在倉持臉上再親一下,然後得意地說道,即使倉持很生氣,卻仍然沒有拒絕御幸或是責罵他,儘管本人是秉持著一種身為演員敬業的精神,被親一下也不過是場戲。

  班上騷動一過,倉持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看看時間,再一堂課就要放學了,在球隊他們並不需要假扮情侶,所以他們等等就要「分手」了,倉持明明應該感到解脫的,卻不知怎麼的,一點也不開心。

  原來他喜歡和御幸在一起?他看到御幸在別的女生面前告訴她們,他喜歡的人是自己時,心裡確實有一點優越感。

  他不想結束,但當他發現自己這樣的心情時,這一天已經快過完了。沒能來得及珍惜,就要畫下句點了。

  「洋一。」

  下課鐘響了,御幸叫了叫他,放學了,就要回宿舍去練球了,而他們,也要結束了。

  「啊!我有事要去找導師一下,你就先去球場吧!」

  當然是騙他的,倉持只是不想和御幸說話,生怕聽見他說,這齣戲要停止了。

  接下來的練習,倉持都一直躲著御幸,不給他任何機會開口。

  御幸忍受不了,趁著澤村去洗澡的說話溜進五號室,想和倉持好好談談。

  「倉持,我進來了。」

  直接把門打開,倉持沒有鎖門,其實他本來想鎖的,只是知道逃避是沒有意義的,該斷的還是要斷。

  「御幸……」

  「倉持,假扮我的戀人,好玩嗎?」

  御幸一臉認真的樣子,讓倉持無所適從,不知道該回答些什麼。說好玩?是好玩,說無聊,也挺無聊的。

  「倉持,分手吧。謝謝你配合我的任性要求。」

  是啊……該放手的時候就應該放手,御幸強迫自己冷靜,不能被看出破綻。

  但他的聲音卻在顫抖,雖然非常不明顯,但是仍然瞞不過敏銳的倉持。

  「御幸……」

  「好啦!就這樣,我先回去了。」

  「等一下!我有答應分手嗎?就這樣自說自話就要逃跑?」

  倉持知道,如果這次放棄了,就沒有下一次但機會了,他了解御幸,他不會有第二次這樣的要求。

  「倉持?」

  「你今天昭告全校我們是戀人,結果隔天立刻就分手……不覺得……怪怪的嗎?」

  倉持別過頭去,他清楚自己的臉是熱的,耳根也很紅吧……

  「欸?」

  「就是……要演就演到最後吧!」

  倉持拋開了一切,卻仍然只說得出這種話,什麼喜歡、交往他說不出口。

  「真的嗎?我最喜歡倉持你了!」

  御幸直接地把倉持壓在牆上,狠狠地吻了他。

  「喂!」

  結果就是被揍了。

  「我真的最喜歡你了!」

  御幸緊緊抱住他,很害怕他溜走。

  「好啦!知道了!」

  倉持摸摸他的頭,像是安撫。

  「倉持,你願意和我演一輩子的戀人嗎?」

  「……」

  他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的點點頭。

  「但是,你要每天負責我的午餐。」

  倉持想一想,還是決定開出條件。

  「好啊!」

  御幸答應的爽快,只要能得到倉持,不管是買午餐還是晚餐都沒有問題的!


评论(1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