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煙DH★

給你的九封信 09(完) 御澤微倉澤

今天是榮純生日啊!

祝小天使生日快樂!!

總之這篇文如我所願的在今天完結了~

以下正文:

御幸:

  又一年過去了,距離你離開日本也已經七年了啊?我今年又來到這個和你約定的地方了,那年的約定還沒有實現吧?鐵盒裡現在有九封信,其中的八封是我寫的,你給我的那封信,還躺在裡面沒有拆開過,知道為什麼嗎?

  當然是因為,我還在等你。

                                                                           澤村榮純

  『澤村,我在這裡埋了一封信,等到我從美國回來時,再一起打開好嗎?當然,如果你不想等的話,也可以自己拆開。』

  御幸臨走那一天,帶著澤村到一棵櫻花樹下,並且對他說,像是給予會歸來的承諾,又像請求對方的等待。

  『那我每年都來這裡放一封信,等你回來一起看。』

  澤村的眼神還是一樣明亮,如同太陽一樣的耀眼,這樣率直的笑容就和澤村的直球一樣讓他深深著迷。

  澤村本來就會等他,他早已決定這輩子只愛他一個,他其實很想和他一起去,但是有太多現實的阻礙告訴他這是不可能的。

  『好啊!不過你這個笨蛋寫的信大概不會有什麼內容吧?哈哈!』

  用往常的笑容掩蓋著其實自己很不捨的這個事實,說實話,御幸覺得很管用,至少對於眼前這個笨蛋來說。

  『哼!在你回來之前,我一定會成為職棒選手的!』

  沒有否認自己的文筆,只是立下這樣的決心,也叫御幸不要擔心他,他一個人也會好好的。

  『我在美國看著你!加油囉!王牌投手。』

  像是每一場他們一起贏下來的球賽,御幸總會用戴著手套的那隻手輕敲澤村的胸口,以此鼓勵他繼續加油。

  『一也,加油。』

  笑著說再見,是御幸原先的計畫,但是澤村的眼淚,是他趕不上的變化。

  御幸抹去他臉上的淚水,將他拉入懷中。

   『澤村,你不要哭好不好?我真的很怕我會捨不得走。』

  他聲音已經帶著些微哽咽,緊緊擁著澤村,像是想把這個身形和溫度永遠記住一樣,像是想要永遠這樣抱著不想放手一樣。

  我愛你,對不起卻離開了你。

  這是御幸沒有說出口的話,因為他不能說,在他決定離開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不能後悔,也不能拜託對方原諒。

  他們沒了言語,也沒有道別,也沒約定何時才會相見,就這麼斷了音訊,沒有主動聯絡對方,卻也不期待對方的聯繫。

===================================

  「這麼晚了?今年是不是特別晚啊?去接他好了,那臭小子。」

  倉持看了看時鐘,竟然已經晚上十一點了,雖然嘴上責罵,卻不免有些擔心。隨便換件上衣和運動褲,拿了車鑰匙便出門了。

  一路上想起了八年前御幸曾經了找過自己,和自己商量的事情,不知不覺就到了目的地。

  把車隨意停在路邊,走到那棵樹下,他知道澤村在那裡,是御幸很久以前告訴他的。

  看著靠在樹睡著的澤村,倉持脫下的外套往他身上蓋,沒有叫醒他的打算,打算收拾地上一封封的信紙,卻無意間看到了其中兩封信的內容。

  其中一封信的字跡凌亂,然而墨水感覺也沒乾多久,像是才剛寫好的。

御幸:

  一直以來,沒有對你說的話,是時候告訴你了。

  八年前,你要離開,我沒有去機場送你也沒有和你說再見,是因為我不願意;六年前,你死了,我也沒有參加你的告別式,是因為那時我不知道。

  每一封曾經寫給你的信,都一再說明我無法接受你死去的事實,只能在想你的時候看看你以前的比賽,藉此催眠自己你還活著,但是現在,我再也說服不了自己,因為你已經不會回來了吧?御幸。

  從明年開始,我不會來了,我想要試著去接受你不在了的事實,你不會怪我吧?一也。

  原諒我,打破了我們的約定,擅自拆開你給我的信,因為如果不這麼做,我無法放下。

  其實幾年前,我就開始懷疑了,為什麼倉持前輩會有你的遺書?原來真相是這樣的啊?

                                                                           澤村榮純

  「御幸一也……你這個混蛋,為什麼要告訴他?」

  或許在看到御幸的信之前,倉持不會理解為什麼。

  而他想起,他最後一次和御幸的碰面和御幸的交代。

  『倉持,我要去美國。』

  倉持是世界上唯一一個知道他的秘密的人,也是他在離開之前會交代後事的人。

  『你這傢伙在最後……還是不陪著澤村嗎?』

  倉持一臉凝重地看著他,或許他這輩子很少露出這樣的表情。

  『說什麼都不想讓他看見我狼狽的樣子啊!哈哈!』

  御幸原本想要打哈哈混過去,但是怎麼可能瞞得過觀察力異常敏銳的倉持。

  『那你有何打算?』

  『澤村就拜託你照顧他了。』

  御幸用力擠出笑容,只是這笑虛偽的連他自己都不敢看一眼。

  『不要!自己的愛人自己照顧!你給我完好無缺的回來!混蛋!』

  和高中是一樣,只要一生氣,倉持就會拍桌子,尤其對御幸更是如此。

  『倉持,除了你……我不敢把他交給別人。』

  『御幸!』

  『不要吵!聽我說!』

  這是倉持第一次看到御幸這樣的眼神,如此哀傷而著急,他不禁愣了,安靜地坐下來聽他說。

  『我如果死了,告訴澤村,我死於意外,墜機車禍隨便你說,總之不要提我的病!』

  『……嗯。』

  倉持答應了,如果連這麼簡單的遺願都無法達成,他還能說自己是御幸一也唯一的朋友嗎?

  但是,倉持又怎麼會想到,他死去的那一天……竟然就是澤村的生日?

  他又拾起了最後一張信紙,那是他很熟悉的字跡,來自御幸一也的信息。

給我最愛的榮純:

  對不起,我離開了你,但我真的很愛你。

  我被檢驗出癌症,決定去美國治療,如果有機會就順便闖一闖大聯盟,幸好竟然有球團願意接受我這個壽命不知道還有多久的捕手啊……

  不知道當你看到這封信時究竟是我已經死了還是治好回到日本了,讓你這樣等我真的對不起,或許是我的私心吧?實在是不想在活著的時候看到你身旁站著別人……

  但是,儘管我這麼自私,卻仍然把你託付給了倉持,他是我唯一一個不算朋友的朋友。

  我請他在我死後搬去和你住,並且照顧你的生活起居,我想……如果是他,我可以放心。

  其實如果能夠回來,我想和你求婚,想和你永遠在一起,但是對不起,我想我回來找你的機會不大……

  如果再多的對不起都沒有用,那能不能讓我在最後對你說我愛你呢?

                                                                   最愛你的御幸

  倉持把信看完了,明明不是寫給他的,他卻看得眼眶紅了。

  他把鐵盒埋了進去,並且輕輕把澤村抱起,回頭看了看,一瞬間,他愣在那裡。

  「御幸……」

  倉持覺得自己彷彿看見了御幸把玩著躺在地上的花,然後微笑地看著自己懷裡的澤村。

  他彷彿看見見御幸用唇語在對他說:「交給你了。」

  而看見他手中的幾朵花,倉持明白了。

   就算自己可以代替御幸照顧他、和他一起打球、和他一起生活,甚至是睡在澤村的身邊,卻永遠代替不了他在澤村心裡的位置,永遠不可能。

  他悽然一笑地轉過身,就這麼抱著澤村離去。

  「你在澤村心中,是不朽的啊!」

  如你手中盛放的千日紅的花語一樣。




終於完結了啊!

最後澤村還是選擇放下了,可喜可賀

也許他會選擇和倉持在一起哦……

不過接下來還是自己想像吧?

因為連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樣對澤村才是最好的……

是說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最後御幸會是因為癌症而死的

當時腦袋就是這樣想的……

總之感謝看到最後的你~

评论(1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