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煙DH★

藺蘇 藍灰

很開心這次參加了 念水所辦的中國傳統31色活動
認識很多人很多顏色,感覺受益良多啊!

可見最後一個TAG看更多文章


  「長蘇,陪我去個地方。」
  「這天色這麼灰,等下肯定要下雨的,不能明日再去嗎?」
  梅長蘇不緊不慢地說著,眼睛並沒有離開手中的書本。
  「我想現在就去。」
  藺晨伸手抱向梅長蘇,在他肩上親了一口。梅長蘇拗不過他如此的撒嬌,便應下了。
  藺晨帶著把傘,那傘上的詩文是梅長蘇寫下的,藺晨總是捨不得拿出來撐,後來梅長蘇又再寫了一把,藺晨才願意使用那把「複刻版」。
  「要去哪兒?」
  藺晨不答,只是牽著梅長蘇的手,在琅琊山中漫步。
   「長蘇,你看這梅,是不是很美啊。」
  藺晨握緊了他冰涼的手,柔聲地說。
  「是啊!」
  「我去折一枝下來給你。」
  不等梅長蘇反應,藺晨便一躍而上,俐落地折了一枝帶花的下來。
  梅長蘇接過,把玩著上面的花,幸福地笑了。
  藺晨拔下一朵花,別在梅長蘇的髮上,那雪色的梅更襯梅長蘇的優雅。
  藺晨撫上他的臉,寵溺地微笑著,眼裡映出了他的心上人,他的此生摯愛。
  他們一邊賞玩著花,一邊走著,天色越來越灰,那藍色的成分越來越少,確實是快要下雨了。
  「到了。」
  所幸,他們抵擋目的地時,天仍然是陰的,並沒有落雨。
  白色的涼亭,可以俯瞰整個琅琊山,甚至可以看到琅琊閣。
  「喜歡嗎?」
  「你為我蓋的?」
  說不感動是騙人的,梅長蘇總是嚷著待在琅琊閣很無聊,雖然他每次都叫他安靜待著睡覺看書,但還是記住了。
  「我設計的,這個地點也是我挑的。」
  這座涼亭有兩張長木椅,一套雙人茶具,角度甚至能看到藺晨時常舞劍的平臺。
  梅長蘇笑笑,在藺晨頰上親了一下,表達喜悅與感動。
  「要喝茶嗎?」
  梅長蘇坐了下來,拿起桌上原本就放著的書,藺晨細心,知道梅長蘇喜歡,所以只要是他可能會需要的東西,全都配備好了。
  「那就勞煩梅宗主了。」
  藺晨笑笑,那椅子的長度是設計過的,足以讓他枕著梅長蘇的膝,躺著和他聊天。
  「起來,這樣怎麼喝茶呢?」
  梅長蘇倒著茶,外面綿綿細雨的景色映入眼簾,天是灰的。
  「那我不要喝了,我只想躺在你懷裏。」
  「不正經!」
  「在自己媳婦兒面前,正經什麼?」
  藺晨笑笑,理所當然地說,梅長蘇也難得沒有回嘴,只是吻了吻他的額頭。
  兩人相視而笑,淡淡的,輕輕的。
  藺晨起身,吻了吻梅長蘇的唇,溫柔地侵略,彷彿要把他的一切佔為己有。
  「我看……乾脆在這裡放一張床好了。」
  「你大爺的!」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

  坐在涼亭裡,藺晨望著天,眼神黯淡得如沒有一絲陽光的天空。

  藍灰煙雨惹人愁,刻骨相思逼人瘦。

  藺晨手握著一小把梅花,置於墓碑旁,手中撐著寫滿了詩文的傘,輕輕嘆了口氣,扯開了一抹勉強的微笑。
  「許久未見,你可思念過我?」

 

评论(10)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