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没登的小号

友情對戒 惡友

  「倉持!你看我買了什麼。」

  顯而易見地,御幸今天心情特別好,旁人都看得出來了,更不用說倉持。

  「幹嘛啊?笑得那麼噁心。」

  發現對方心情好之後,倉持便用一如既往的嫌棄表情看著他。

  「你看你看!這是對戒哦!我們不是好朋友嗎?」

  御幸從口袋掏出一個小盒子,打開來,看見裡面就裝著兩枚戒指。

  倉持完全不瞭解對戒和好朋友這兩件事有什麼關係,應該說他從來不想知道御幸在想什麼。

  雖然不想知道,但是如果不讓御幸把想說的話說完的話,他的心情沒辦法抒發,到時候倒楣的人,還不是自己?

  認清了現實以後,倉持還是把問題問出口了。

  「所以?」

  「我昨天在班上聽到兩個女同學的談話,才知道原來好朋友戴對戒,就可以一輩子當對方最好的朋友哦!」

  女孩子的傳言,倉持基本上是不信的,而且……為什麼這個看起來這麼像情侶對戒啊!

  「沒興趣。」

  像不像情侶對戒,倉持不在意,反正自己是一定不會戴的,那麼就算它是一枚上面刻著LOVE然後切成兩半的拼接式對戒也無所謂,反正不戴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欸?戴嘛!我選很久耶!」

  「不要!」

  與其說是沒興趣,不如說倉持覺得他們的友情完全不需要依賴那種戒指才能維持,他們一直都是彼此唯一的朋友,以後也一定是。

  「戴嘛!我們可以讓這個球隊都知道隊長和副隊長感情很好啊!只要隊長和副隊長感情好,大家一定也會更加團結地往甲子園前進啊!」

  明明就是歪理,但不知怎麼了,倉持竟然被他說服了,雖然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但是卻又沒辦法反駁。

  「那好吧……」

  他總是禁不起御幸的請求,只要拜託他的事,都一定會做,而且一定做到最好。

  「手伸出來吧!」

  御幸握住倉持的手,並且幫他戴上了那枚戒指,倉持懷疑自己眼前的人真的是御幸嗎?

  深情的眼神、輕柔的動作,含情脈脈地握著他的手,幸福的表情讓倉持的心跳漏了一拍。

  「好了。以後我們就是最好的朋友了。」

  回過神來,御幸已經放開了自己的手,倉持也懷疑剛才那一瞬的溫柔是不是錯覺。

  「可是……為什麼友誼對戒要戴在無名指啊!」

  雖然御幸被狠狠揍了一拳,卻沒有把戒指拔下來。


只是我睡覺時突然開的腦洞……

嗯,真的很奇怪

大概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狀態吧?


最好的選擇 惡友

  「倉持,這個給你。」

  在每天例行的練習結束後,倉持本來要去買飲料喝的,卻看見前園拿了一瓶可樂拿給他。

  他們兩人自從當上了副隊長之後,說話的機會增加了很多,常常討論一些攸關隊伍的事情,有時候甚至會一起練習揮棒。

  「喔,謝啦!」

  倉持接過前園的飲料,並且無視身旁的御幸和前園開始討論起了一些事情。

  「今天晚上要不要練習?」

  「當然要啊!我的打擊率有點下降了。」

  兩人一來一往地聊著,御幸則走在他們後面默默聽他們說話。

  『什麼啊……竟然這麼要好!』

  御幸默默想著,眼睛一直瞪著前園,卻什麼也沒有說。

  「倉持,這麼說來,你今天不是要跟我一起讀書的嗎?」

  御幸雖然真的非常非常的不高興,但他仍然能夠把表情控制在面帶微笑而沒有殺氣的樣子。

  「欸?對哦!前園抱歉啦!畢竟是御幸先約的,所以我看今晚還是不去了。」

  不知道怎麼的,儘管根本看不出來對方有什麼異狀,倉持就是能夠知道,御幸正在生氣。

  「那晚安啦!謝謝你的飲料。」

  聽見倉持和前園道了晚安後,御幸心裡感覺輕鬆了一點,只有一點。

  阻止了這一次,還有很多很多次吧?

  看著倉持的背影,御幸突然有種捉不住的感覺,他有些心焦,卻感到無能為力。

  他知道,自己不是倉持作為朋友最好的選擇,只是因為碰巧同班了,碰巧兩人都沒有其他的朋友,碰巧理解了彼此心裡的孤寂……因為這些巧合,他們才能成為彼此唯一的朋友。

  看見倉持和別人有了當朋友的可能,御幸竟然不為他感到開心,取而代之的是想把他緊緊拴在身邊的想法油然而生。

  御幸覺得自己瘋了,明明對倉持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看到他和別人說話卻有一種想阻止、想打斷的心情。

  「御幸。」

  「嗯?」

  「為什麼生氣?」

  御幸知道倉持是最了解他的人,也許是因為如此,才對他產生了一種莫名的依賴感,但他看不見對方同等的信任。

  「真不公平啊……」

  「啊?」

  對於御幸的有感而發,倉持表示完全無法理解。他們已經是距離最近的兩個人,卻仍然離得很遠,御幸想拉近,卻因為不知道倉持願不願意而遲遲沒有靠近。

  「沒什麼。」

  「混蛋,多信賴我一點吧!」

  自己的臺詞突然被搶先的感覺,還真不是普通複雜啊……

  「什麼啊!這是我想說的話吧!」

  也許這一大堆複雜的情緒,被整理出來的,仍然是喜悅佔多數啊。

  「呵!這就是所謂的朋友的默契吧?」

  兩人相識而笑,而御幸感覺到自己心上的那顆大石被放下了,他忽然覺得不敢去相信倉持的自己,像個白痴似的。

  原來,自己不是最好的選擇,而是唯一的選擇啊……



這是真人真事,好吧,這是我本人的心境,但是我擅自給他一個happy ending

總之我很努力把我的心情寫出來了,但好像無法完整表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