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没登的小号

倉澤 冷氣

今天是澤村和倉持生日的中間,所以就寫了一篇文

雖然和生日完全無關

昨天是澤村的生日所以寫了御澤

(雖然有很多章不過還是在昨天完結了)

明天是倉持生日所以寫了御倉

因為我對他們三個都是喜歡到不行

而且我真心覺得他們隨便怎麼樣都配

所以他們生日就有了御倉澤三連發(?




  「倉持前輩,今天好熱,可不可以開冷氣?」

  澤村一邊撩著衣服,一邊用手搧著微不足道的風,汗流浹背的樣子看起來真的很熱。

  「真是看不出來你怕熱……」

  「所以說……倉持前輩……可不可以開冷氣?」

  倉持看著眼前這個有著閃亮眼神、像小狗一樣的後輩,不知道該怎麼拒絕,只好拿出冷氣的遙控器。

  「耶!我最喜歡倉持前輩了!」

  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說出什麼話的澤村,開心地接過遙控器按下了開關。

  「最喜歡?」

  倉持完全無法想像為什麼澤村可以說出這麼讓自己無法招架的話……難道他都不會害羞的嗎?

  「是啊!我最喜歡倉持前輩了!」

  澤村帶著燦爛的笑容回應了倉持疑惑的重複句。

  「比御幸喜歡嗎?」

  平常澤村總是會巴著御幸要投球什麼的,卻很少黏著自己──雖然如果他真的一直來煩的話,倉持可能也是給他一頓揍吧?

  「當然啊!比正在接我的球的御幸一也還要更喜歡哦!」

  毫不迷惘的回答、沒有絲毫虛假的眼神,都讓倉持相信了他的話。

  就是那麼喜歡。

  「啊啊!我也是哦!澤村。話說……不會有點冷嗎?你開幾度啊?」

  倉持拿起了冷氣的遙控器,看到上面的數字時他果斷地架住澤村,然後狠狠把他定在地上。

  「為什麼要設這麼冷啊!雖然我不是很怕冷,但是15℃也太誇張了吧!就算是我也會冷的啊!」

  「欸?如果倉持前輩會冷的話,我們可以抱在一起睡覺啊!」

  澤村因為柔軟度很好,所以被壓在地上也不會感覺到痛,還能和倉持應答自如。

  「你這小子……」

  對於澤村的言語,倉持雖然不討厭,但是仍然增加了手腳的力道,讓澤村出聲求饒。

  「倉持前輩放開我啊!」

  「哼!把冷氣調高!」

  倉持確實應澤村要求的放開了他,但是

  「欸?可是我想和前輩抱著睡覺啦!」

  澤村再次用他那招小狗眼神攻勢對付倉持,而面對那樣的表情,他總是沒辦法說出拒絕的話語,大家都說一物剋一物,也許倉持就是遇上了他的剋星吧?

  「好啦!但是還是要調高7℃哦!」

  倉持還是同意讓他抱著自己睡覺,但是對於冷氣,他仍然覺得不環保,應該調一下。

  「太好了!倉持前輩,來吧!」

  以光速飛奔上床的澤村,拍拍自己身邊的位子,示意倉持來睡旁邊,而後者則是笑笑嘆了口氣,調了調冷氣並關上了燈後躺到他的身邊。

  澤村緊緊抱住倉持,腳還跨在他的身上,臉上看起來十分幸福。

  「笨蛋!」

  倉持摸摸他的頭,手也撫上他的腰,閉上眼睛,享受這份溫暖。

  至於因為隔音不好而聽到他們所有對話的隔壁房間的東条則是一邊在心裡抱怨著北極熊都要絕種了怎麼可以這麼不環保,但是又一邊對於他們的談話感受到一種溫馨的感覺。


鑽A 倉澤 失眠之夜

  轟隆──

  「嗚……」

  澤村躲在棉被裡面,試圖逃避打雷的聲音,卻還是全身發抖。

  他知道就算把棉被打開也沒有意義,因為整個青心寮都停電了,而自己現在唯一的室友倉持洋一又不在這裡。

  「啊……連房間都停電了啊?幸好已經洗過澡了,不然等一下怎麼辦呢?」

  倉持把門打開,並扶著牆壁慢慢走進來。

  「倉……倉持前輩……」

  聽到室友回來了,澤村彷彿是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抓住了浮木一樣地依賴。

  「澤村,你在啊?你……不會正窩在棉被裡面哭吧?」

  倉持用一副不敢相信的語氣說著,畢竟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澤村竟然會怕打雷?

  「嗚……我不是怕打雷喔!」

  澤村不甘示弱地說,雖然聲音不大,但是在這麼安靜的背景下,非常清楚。

  「那你是怕黑嗎?」

  倉持帶著玩笑的口吻戲謔他,雖然不知道他是怕黑還是怕打雷,但是倉持不是那種會在別人不安時把對方丟著一個人的人,尤其對方還是那個他最喜歡的澤村,他的情人。

  「我……」

  聽見他沒有否認,倉持摸黑著把他拉到地上坐好,並且伸手摟著他。

  雖然倉持的身高略矮一些但是在坐著的時候兩人幾乎是等高度的,所以才能這樣抱著澤村。

  「倉持前輩……」

  「放心吧,我現在不會對你做什麼,因為你還太小。」

  雖然兩人已經交往一段時間了,但是倉持基本上是把澤村當成小孩子在看待,所以接吻以後的事情完全沒有發生過,而且估計可能要到澤村畢業他才會有下一步的舉動。

  「倉持前輩,我只比你小一歲啊……」

  雖然沒有特別在反駁什麼,但是他一直不明白為什麼倉持永遠都覺得他像個孩子。

  「明明是個高一生,卻像個小學生一樣,你應該反省。」

  雖然這麼說,但是卻絲毫沒有責備他的意思,倉持只是輕輕摸著他的頭,牽起他的手。

  轟隆──

  又打了一個大雷,雖然只有短暫光亮,卻讓倉持清楚的看見了,澤村嚇到哭出來了。

  「嗚……」

  「原本以為你和一開始不一樣了呢……結果還是一樣愛哭。」

  倉持緊緊抱著他,摀著他的耳朵,用自己的方式安撫著他。

  「我倒是很訝異……倉持前輩竟然這麼溫柔,畢竟一開始你可是每天打我呢……」

  澤村開始轉移話題,好讓自己的心情不要一直想那個打雷。

  「既然都停電了,乾脆就來睡覺好了,我扶你上床吧!」

  拉著澤村站起來,然後引導他睡到熟悉的床上,然後自己再到上舖去睡。

  「倉持前輩,你在嗎?」

  「嗯。」

  聽到對方的答覆以後,他才安靜地想要睡覺。

  轟隆──

  「嗚……」

  果然還是討厭打雷,討厭黑暗。

  「澤村……很害怕的話,要不要我下去陪你?」

  「欸?可以嗎?」

  雖然不是沒有同床共眠共眠過,但是幾乎都是因為自己睡不著而鑽到倉持的上舖去,很少會有對方主動說要一起睡的情況。

  「不然你一直哭我也睡不著啊!」

  倉持說著,從上面慢慢爬了下來,澤村則往內躺了一點挪點位子給他。

  「洋一……」

  倉持進到棉被以後,便往他的懷裡躺。

  「榮純。」

  他們有這樣的默契,只要兩人的距離很近,便會直呼對方的名字,即使是平常要求澤村一定要叫前輩的倉持也不會在這時候和他計較。

  「洋一其實……很溫柔呢!」

  「是嗎?」

  倉持把他抱進懷裡,並以規律的節奏輕拍他的背,好讓他放鬆心情,每次一起睡時都是這樣子的。

  好安心。

  這是澤村內心的想法,只要倉持在身邊,就連震懾的雷聲和討厭的黑暗都可以無視了呢……

  果然倉持前輩……好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