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没登的小号

哲純 美術課日常

今天晚上在讀歷史,

在課本裡看到俄國的二月革命,

就在三月八號耶!

正好是哲純日啊!!


  「今天是你們高中的最後一堂美術課了,所以就讓你們自由寫生,把你心中認為青道最美的風景畫下來,你們有一整個下午的時間,解散吧!」

  聽完老師的課程說明,伊佐敷開始苦惱了起來,最美的風景啊……果然還是那裡吧?

  緩步走到了球場,裡面什麼人也沒有,只有他一個人。

  他平時守備時的空間,很大很大,整個中外野都是他的範圍,他坐在這個空間的中心,打算把所見所聞都畫進去。

  下定了決心,拿起了水彩筆,看見空空的球場,內心不禁也感到空虛。

  往前看,是二壘,再往前,是投手丘,最前方,是本壘板,原先應該站著夥伴的球場,此時卻沒有任何人。

  「好空啊……」

  伊佐敷發現,他好像從來沒有注意過這個地方的風景究竟是怎麼樣的,只是喜歡棒球,所以一直待在這裡。

  球場的空氣,很清新,卻又很清冷,一個人的棒球,是這麼孤單的嗎?

  他看過非常多少女漫畫,久而久之也會畫一些東西,棒球場以前當然也畫過,只是從黑白變成彩色,鉛筆變成水彩。

  伊佐敷提起筆,把球場一筆一畫地勾勒出來,但是仍然覺得不夠。

  他在本壘上加了一個人,他最信賴的隊長。

  黑色的短髮,認真的表情,還有不容忽視的氣場,所有細節都仔細地描摹。

  兩年前他擊出全壘打的瞬間,全場的氣氛都為之振奮,連沒有上場的自己都為他開心。

  「完成了。」

  在圖的左下角簽上自己的名字。

  並在腦中構思了這幅畫的標題──

  你是我最美麗的風景。


其實我們學校……最後一堂美術課在高二……

而且我們是美術和音樂對開,

所以這學期是音樂已經沒有美術了……

幸好高三還是有體育課


哲純 生物課的日常

我要強調!!這是真人真事改編,這是真人真事!真人真事!!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我們的生物老師和同學就是這麼勁爆啊……
以下正文:

  「我們今天要上的主題是肌肉哦!有沒有人要上來露二頭肌給大家看的?加平時成績2分哦!」

  臺上的生物老師笑著看班上的同學,其實她已經上過好幾個班的課了,每個班都很配合地有人上台。

  「老師,伊佐敷同學說他想要露胸肌!」

  坐在伊佐敷旁邊的女同學指著他這麼說,笑得開懷。而平常和伊佐敷有交情的朋友都紛紛起鬨要他上台。

  「啊?我不要!」

  雖然露個肌肉是無所謂啦……但是實在沒有必要為了一點點成績就露肌肉吧?

  「快一點啦!全班就你有在鍛練身體啊!」

  後面的男同學也極力鼓吹他上台,最後坳不過全班同學的歡呼而無奈地走上講台。

  「啊──真是受不了你們啊!」

  他站上講台,看著生物老師,等待她的指示。

  「那……請你展現你的二頭肌,並且指出它在哪裡。」

  伊佐敷把手舉起來,擠出他的二頭肌,並且用手指出肌肉的位置。

  「「「「脫掉!脫掉!」」」」

  當一個人吶喊時並不可怕,但當全班同學都這樣要求時,原本不打算這麼做的伊佐敷都因為感受到壓力而緩緩解開襯衫的鈕扣。

  「「「「哦哦哦!」」」」

  當他把襯衫脫掉時,許多同學都拿起手機開始拍照,伊佐敷站在講台上不知所措地看著同是球隊的亮介也拿起手機拍了好幾張。

  「好啦好啦!謝謝伊佐敷同學,我們給他加平時成績5分大家應該都沒意見吧?」

  生物老師依然笑著請他回到座位,在伊佐敷轉身要回到座位上,與正從廁所方向要回到隔壁教室的結城四目相對。

  「哲……」

  結城只是沒有任何表情和反應就走進了自己的教室。

  伊佐敷默然地回到座位上,然後一整堂課都沒有專注在課堂上。

  幸好生物是最後一堂課了,等一下去找哲談一下好了。

  這個老師沒有拖課的習慣,總是會準時下課,所以下課鐘一響,老師宣布下課後,伊佐敷便直接到隔壁班找結城說清楚。

  「純。」

  「哲……你在生氣?」

  伊佐敷小心翼翼地問,因為結城的反應很好懂,至少對於伊佐敷而言是如此。

  「嗯。」

  見到對方並沒有否認,伊佐敷更是緊張,他趕緊道歉,畢竟結城生氣什麼的,伊佐敷是完全不樂見的。

  「對不起啦……哲。」

  「不准在外面隨便脫衣服。」

  結城一臉認真的樣子讓伊佐敷沒有任何拒絕的餘地。

  「好啦……」

  「除了我以外,不可以讓任何人看到你的身體!」

  這大概是他聽過結城說過最強勢的話了,伊佐敷看到他這麼在意自己,其實是非常開心的。

  「哲,你在……吃醋?」

  「…………」

  「哈哈哈!你吃醋了!」

  「純,你看。」

  聽到聲響,結城把手機打開,遞給伊佐敷,那是來自亮介的訊息,裡面有一張照片和一段文字。

  『這是剛剛生物課拍的,雖然其他人也有拍,不過他們等一下就會刪掉囉!』

  伊佐敷看了冷汗直流,亮介到底用什麼方法逼迫對方刪照片,他可是一點也不想知道。

  「啥?亮介那傢伙竟然……」

  「做得好。」


總之就是一篇真人真事改編的日常

有人拍照是真的

脫衣服是真的

平時成績加5分是真的

生物課在最後一堂是真的

脫衣服時有隔壁班同學走過去也是真的

唯一的差別是我同學是心甘情願……

沒想到只是換了一個人就這麼不一樣啊……

鑽A 惡友 哲純 短文

短文✕2

總之就是兩篇短文

惡友和哲純的


01. 惡友


  「為什麼明明有那麼多女生和你告白,卻要通通拒絕啊?」


  倉持在看到不知道第幾個被御幸的臉迷惑的愚蠢女人來遞情書結果卻被拒絕後,終於忍不住問了。


  明明是個除了臉、棒球和腦袋以外沒有任何優點的人,卻有這麼多人喜歡……甚至連自己也是其中之一,倉持完全無法理解。


  而且,都有人無視他那麼多缺點而願意和他交往,為什麼不選一個試看看呢?倉持完全想不透。


  「那還用得著說嗎?當然是因為她們不是我喜歡的那個人。」


  御幸理所當然地說。雖然倉持也很想知道御幸到底喜歡誰,但是他又不想聽到別人的名字,所以他沒有問出口。


  「是嗎?」


  倉持應付了一下,原本想就這麼結束這個話題算了,但是御幸似乎很想繼續聊。


「你不問我喜歡的人是誰嗎?」


  御幸一副期待的樣子,看起來是很想告訴倉持,但卻換來對方的一臉不屑。


  「關我屁事。」


  其實倉持一點也不想改變他們之間的關係,有足夠的空間卻又不會太疏離,堪稱完美的距離。


  也許是初中時朋友給的傷害太大了,倉持並不喜歡特意交朋友,但是不知道怎麼搞得,感覺御幸是個可以信賴的人,但儘管是這樣,仍然不想靠得太近。


  「怎麼會不干你的事?我們是彼此唯一的朋友吧?你怎麼可以狠心的不管我?」


  御幸一副傷心的語氣,但是臉上的表情依然是那不正經的笑容,這個笑容總是讓倉持感到煩躁。


  「老子可是從來沒把你當成朋友!」


  這句話本來應該是十分傷人,但是御幸反而笑得十分開心,眼神卻又帶點詭異。


  「太好了!從今天起,倉持洋一不再是我御幸一也的朋友!」


  御幸突然大聲宣布,引起全班同學的注意,倉持還來不及後悔剛剛自己說的那句話,御幸的臉突然湊近,嘴脣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觸感。


  他被吻了,對象還是那個御幸一也!但是倉持卻不覺得討厭,反而覺得很喜歡,就像喜歡他一樣,感到煩躁卻又捨不得離開。


  「御幸一也你這個混蛋幹什麼!」


  在倉持意會過來之後毫不猶豫先給他一拳,御幸摀著疼痛的肚子卻笑得很開心,原因就是倉持臉上那抹不正常的紅暈。


  「你自己說我們不是朋友的啊!所以我只好把那句話解讀成你愛我愛得要死所以不想只當朋友嘛……我何錯之有?」


  御幸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讓倉持無話可說,但是他說出那句話的時候,的確是抱持這樣的心情沒錯……


  「你這混蛋!」


  倉持不甘示弱地把御幸拉過來接吻,不像他們第一個吻一樣輕柔而短暫,他們互相爭奪主控權,互相侵略,互相攻擊,誰也不讓誰,如他們的相處方式一般。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班上同學看傻了眼,而隔天2-B班的御幸一也交了個男朋友的事便傳遍整個青道高中。


02. 哲純


  「哲,你是不是又長高了啊?」


  伊佐敷用手比了比結城的頭,發現他已經長到一百八十公分,而自己卻還是沒有一百七。


  「是嗎?」


  結城也有感覺自己長高,因為看伊佐敷的角度會有些許差距,但是如果他說出來,一定會很慘吧?


  「啊……可惡!為什麼我就是長不高?」


  伊佐敷抬起頭來瞪著那個他無時無刻不想超越的結城。


  「這樣也沒什麼不好啊!」


  沒有發現結城往前跨一步的伊佐敷還是繼續抱怨著。


  「哪裡好啊!我一定要比你高!」


  結城的神情依然冷淡,但是眼神卻是柔和的,也只有伊佐敷能讓他露出這樣的表情。


  「而且……只有這樣的身高差距,才能這樣子啊!」


  結城一邊說,一邊把他的瀏海撥開,輕輕在他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喂……」


  伊佐敷對於這種少女漫畫的情節一向最沒有抵抗力了。


  「就算這樣,你還是想比我高嗎?」


  「啊可惡!反正我也長不高了啦!」


  輕輕撇頭,不讓結城看見自己臉上的微紅。


鑽A 哲純 同居5題

結城哲也✕伊佐敷純

果然還是沒辦法寫30題

有些不太好寫……所以我挑了比較有靈感的來寫

光5題就花我將近兩個小時了……

下次想寫御倉的

01. 討論關於孩子的問題

  「純。」

  結城一如既往把想說的話全部濃縮到對他的呼喚。

  「不可能不可能!我是男的怎麼可能給你生孩子!」

  伊佐敷擺擺手,理所當然地說,當然,臉上的自責和無奈是瞞不過結城的。

  他知道哲喜歡小孩,也知道自己沒辦法給他生一個小孩,但是他仍然無法提出分手之類的話語,果然還是沒他不行啊!

  「我說……我們可以領養。」

  伸手把他摟進自己的懷裡,並且徹底對他發紅的耳根視而不見。

  「純。」

  不過像現在這樣只有我們兩個,也不錯啊!

02. 幫對方吹頭髮

  「哲,幫我吹頭髮。」

  伊佐敷偶爾會這樣要求結城,而他也從來不拒絕,只是安靜地拿起吹風機在對方柔順的頭髮吹。

  「純,你稿子趕好了嗎?」

  有時就會這樣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起來。

  「還沒,等一下可能要熬夜了。」

  看了看書桌上的分鏡稿,伊佐敷輕輕嘆了口氣,雖然他真的很喜歡看少女漫畫,但是認真要畫,還是很傷腦筋的。

  「我幫你貼網點吧。」

  伊佐敷漫畫中的男主角,也是這麼一個沉默寡言卻又充滿自己理念的人;而女主角則是即使男主角什麼也沒說她也會理解對方的女孩。

  想到這裡結城不禁露出微笑。

03. 接對方回家

  「啊!下雨了?天氣預報不是說今天是晴天的嗎?」

  伊佐敷看了看窗外的天氣,喃喃自語著,又回頭看了看玄關的傘架。

  「哲那傢伙,又忘記帶傘了啊!」

  他撐了自己的傘並拿起結城的傘往雨中衝去,目的地是青道高中。

  放棄成為職棒選手的結城毅然決然地回到母校青道當教練,其實伊佐敷一點也不意外,應該說,他早就猜到結城會這麼做了吧?

  「哲!」

  看見對方站在雨中其實已經濕掉了,伊佐敷拿起早已準備好的毛巾幫他擦頭髮。

  結城一直盯著他的手看著,心想這麼好看的手,果然是一輩子要靠著它生活啊!

  「好了……回家吧!」

  「純。」

  「你這混蛋現在說這個幹嘛!」

  灰暗的烏雲一點也遮不住伊佐敷臉紅的神情,結城微微笑了笑,牽起他的手,與他共撐一把傘,並肩著走回家。

  純,我愛你。

04. 相隔兩地的電話

  「哲,你那邊還好嗎?比賽贏了嗎?」

  今天是結城帶著青道的選手們去打練習賽的日子,雖然只外宿一天,伊佐敷卻還是會擔心。

  「嗯。」

  而就像每一次的電話聯絡,結城的話總是很少,幾乎都給伊佐敷說去了,但是他們之間也不會有什麼怨言,一方說話一方聽著,已經成為他們說話的模式了。

  「明天就回來了吧?想吃什麼我給你準備。」

  「你。」

  「你這傢伙在胡說什麼啊!」

  結城微微笑,知道電話那頭的人雖然語氣激動,卻一定是紅著臉怒吼著。

05. 意外的求婚

  「純。」

  結城看著正在趕稿的伊佐敷並且從後面單手抱住他。

  「嗯?」

  手沒有停下來,也沒有什麼回應,甚至沒有時間看他一眼。

  「我有禮物要送你。」

  結城把口袋中的小盒子拿出來放在伊佐敷面前,並牽住他的手。

  「啊?禮物?」

  打開盒子,裝著一枚銀色的戒指,上面沒有什麼華麗的裝飾,只是表面刻著一句英文『LOVE YOU FOREVER.』

  伊佐敷看著那枚戒指,驚訝地說不出話,心想哲什麼時候這麼浪漫了?不是個木頭嗎?

  「還有這個。」

  取出兩張飛往英國的機票和一張英文的結婚證書。

  「這是……?」

  「雖然我們在日本不能結婚……但是在英國,同性結婚是合法的。」

  一邊說,一邊單膝下跪,淡淡地說。

  「嫁給我吧。」

鑽A 哲純 引退之後

這就是所謂的芭樂劇啊!哈哈

明明就要段考了我還在幹嘛啊(哭


  「我們……輸了?」

  我不敢相信地看著計分板上的分數。

  「最後……還是進不了甲子園啊?」

  我們還是輸了,輸給稻城實業。

  「純。」

  我回頭看向了聲音的來源,我知道自己正在掉涙。

  「哲……」

  原先想乾脆就這麼不計形象的倒在對方懷裡大哭,但是在看到他的表情時,我就知道我不會這麼做。

  他在哭。我從來沒有看過他哭,為了球隊,這個男人竟然哭了。

  「純,我們輸了。」

  就像是惡意把我拉回現實一樣,點破這麼殘忍的事實,也只有他──結城哲也做得出來。

  「我知道。」

  默默地接受了事實,他,我很難過,但我知道,哲比我更加難過。

  因為是隊長啊!

  比所有人花更多時間練習,比賽也比所有人更加認真,總是用盡全力打出安打甚至是全壘打。

  「哲。」

  我從來不曾用這麼沉重的聲音這樣稱呼他。

  「嗯?」

  「我們的夏天………結束了。」

  我無力地說,哲也只是擦乾眼淚,輕輕點點頭。

  「嗯。」

  「但是哲,我們……」


  「純,在想什麼?」

  將他從回憶拉回現實的,就是他的叫喚。

  「我突然想到高中三年級時和稻實的那場決賽,我們輸的……可真夠慘啊!」

  伊佐敷苦笑著,忘不了當年的悔恨和痛苦。

  「你還記得,你那時對我說的話嗎?」

  結城依然面無表情,看著這個已經在一起超過十年的情人。

  「有點想不起來。」

  伊佐敷尷尬地笑了笑,如同他一直以來的開朗單純。

  「你說:『我們的夏天……結束了。但是哲,我們會永遠一起在球場上,永遠在一起。』真像是你會說的話呢!純。」

  結城露出了難得的微笑,眼神柔和,伊佐敷知道,只有在他面前,才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我當時,是這樣說的嗎?」

  「嗯。」

  「伊佐敷,快要輪到你的打席了喔!」

  旁邊的球員提醒他,他帶上帽子,拿起球棒,和結城交換了眼神,便走上了球場。

  現在的情況是九局下半,落後一分,兩出局。

  「三棒,中堅手,伊佐敷君。」

  『我要上壘,只要輪到哲,就沒問題。』

  和七年前一樣,一樣相信著他。使出全力打出了投手投過來的外角球,順利打飛到外野去,成功上二壘。

  『哲……』

  「四棒,一壘手,結城君。」

  純,你知道嗎?為什麼我喜歡打全壘打?因為你站在壘包上。只有轟出全壘打,才能和你一起,回到本壘。

  結城一如既往地站在右打區,第一球他通常都會先觀察,就算被拿了一個好球數也沒關係。

  第二球,投手投出了外角的壞球,他一樣沒有出手。

  第三球,他出棒了,卻打出一個界外球。

  他看向正對面的二壘,看見伊佐敷對他展露一個信任的微笑。

  第四球,他用力的把正中的直球打了出去,並準確地打到了計分板。

  這是逆轉的兩分全壘打!比賽結束。

  「果然是你啊?哲!」

  果然只有你,能用這種方式把我送回本壘。

  從九年前,就是這樣啊?隊長。


設定:伊佐敷純和結城哲也25歲,同居中,在同一個職棒球隊打三、四棒。


哲純 約會

  每天睡前檢查手機訊息的伊佐敷純,意外地看見了一封簡訊。

  手機上的來信人是──結城哲也。

  『純,明天放學後有空嗎?』

  「哲?」

  『嘛……基本上如果不用練球的話,我就只是個閒人啊!』

  因為三年級已經引退,所以伊佐敷和結城都不需要練球,再加上已經有大學願意收,不再唸書也沒關係。

  把訊息傳出去以後,不久就收到了回覆。

  『陪我去買東西。』

  結城的簡訊一向就是簡潔有力,沒有廢話。

  『好。』

  伊佐敷雖然也很好奇結城要買些什麼,但是明天就會知道的事情實在不需要問。反正不就是一些日常用品嘛……

  想了一想,便把昨天還沒看完的少女漫畫拿出來,繼續把它讀完。

  「純。」

  「已經收好書包了啊?等我一下。」

  兩人放學都會一起走,所以這樣的情景基本上是每天發生,其他的同學都已經很習慣了。

  「好了,走吧!」

  把書包背好的伊佐敷,率先離開教室,而結城隨後跟上。

  「你要買什麼?」

  就算昨天不問,今天也是要問的啊。

  「隨便逛逛。」

  什麼?哲竟然說……隨便逛逛?

  伊佐敷一臉不敢相信,這種事情怎麼會出現在自己身上,現在是在……約會嗎?

  兩人什麼也沒有說,只是並肩走在路上。不過伊佐敷會不時偷瞄一下結城。

  雖然兩人交往已經有一段時間了,但是大多時候都是在宿舍或是球場才有一點時間單獨相處,更不用說出來逛街,根本是做夢都會覺得自己夢錯的事情啊!

  結城看了下手機的訊息,然後向後看了一下。

  「哲?」

  伊佐敷看他樣子不太對,關心地叫了他一聲。

  「純,我們來牽手。」

  他把手伸出來放在伊佐敷的眼前,然後像是唸臺詞一樣僵硬地說。

  「欸?」

  「牽手,不是約會一定要的嗎?」

  結城不顧伊佐敷的驚愕,直接牽起他的手,原先就不算遠的距離現在幾乎完全消失。

  「哲……大家都在看這邊……」

  伊佐敷輕輕拉了拉他的手,輕聲地抗議道。

  「他們不認識我們。」

  結城的表情始終沒有變過,但是伊佐敷知道他今天心情不錯。

  大概也只有他看得出來吧?

  他們一路走著,還是沒有對話,但是偶爾的肢體碰觸還是會讓伊佐敷有點害臊。

  結城拉著他的手走進一間文具店,然後拿起兩支相同的自動鉛筆,一支遞給伊佐敷。

  「這是……?」

  「一起買。」

  說完便又把筆取回並拿去結帳。

  「哲……你今天怎麼了?」

  伊佐敷輕輕撫著他的額頭,想確認一下有沒有發燒,雖然也想要像一般情人那樣額頭貼額頭量體溫看看,但是因為身高的差距只好作罷。

  「沒什麼。」

  結城又看了看手機,挑了挑眉,然後又牽著伊佐敷的手往下個地方前進。

  『奇怪!實在太奇怪了!哲今天是怎麼了?不但約我出來逛街、一直看手機,還像是懂了什麼情侶間要作的事情?』

  伊佐敷內心納悶著,但是他沒有問出口,因為如果要說他早就說了。

  「純,我們去看夕陽。」

  伊佐敷又發現不對勁,結城不是那種喜歡夕陽的人,怎麼突然說要看夕陽?

  「要去哪裡看?」

  伊佐敷仍然沒有表示什麼,一方面是因為他覺得結城想怎麼樣都好,另一方面又很享受這個憧憬中的約會。

  「嗯……」

  結城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疑問感到有點不知所措,彷彿完全沒思考過這個問題。

  「算了,哲。沒看夕陽也沒關係的,我們去逛夜市好嗎?」

  伊佐敷看得出來他很努力想要製造出一個完美的約會,可是大概是第一次吧?結城還要看看手機,估計是上面有寫一些計畫之類的吧?

  「好。」

  結城繼續牽著他的手,走到最近的夜市。

  「哲,我們去玩那個。」

  伊佐敷決定既然都有了這樣一個難得的約會了當然應該好好享受啊!

  「那個?」

  結城朝著伊佐敷指的地方看過去。

  是九宮格的投球。

  「對了!我們來比賽!一人十球,輸的要聽贏的人一個命令!」

  伊佐敷興奮地說,結城則點點頭。

  「不過……我記得你之前當投手時連好球帶都投不進呢!」

  結城無所謂地說,好像他已經贏了一樣。

  「什……哲你那時候守備還不是一樣差勁?球都進不去手套裡!」

  伊佐敷不甘示弱地抱怨著。

  他們曾經很弱,曾經被稱為『歉收』。

  但是因為有夥伴──有能夠互相砥礪、彼此警惕、一起競爭的朋友,他們才能成長。

  「呵呵。」

  難得的微笑,讓伊佐敷看傻了眼。

  結城在微笑?這世界今天是怎麼了?

  「趕快開始吧。」

  今天第二次無視伊佐敷的驚訝,直接拿了球開始扔。

  最後是8:7的比數,結城多中了一球而取得勝利。

  「啊……結果我竟然輸了!」

  不過這樣也好吧?因為自己一直都只想著贏過他,卻不知道如果真的贏了,那他的棒球生涯不就失去目標了嗎?

  「你要聽我一個命令。」

  「好吧!願賭服輸,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只要不要逼我下將棋就好了。

  「我先想想要你做什麼,想到再告訴你。」

  結城顯然是還沒有想好,不過伊佐敷不是那種會賴帳的人,所以他可以慢慢想。

  「嗯……想吃什麼嗎?」

  結城把手機打開看了一下,然後這麼說。

  「冰淇淋?」

  伊佐敷看著這個連對於約會都這麼認真的人,心裡覺得感動又好笑。

  「走吧。」

  走到了冰淇淋的攤位,伊佐敷原本要點兩支,卻被結城制止。

  「一支就好。」

  「哲你不吃嗎?」

  「要。」

  「老闆,兩支。」

  「一支就好。」

  雖然反應慢了一點,但是這樣的情景好像在昨天的少女漫畫裡面有看過……

  男主角要和女主角合吃一支冰淇淋。

  那個哲竟然……?

  「哲你今天真是……哈哈哈!今天來睡宿舍吧!剛好跟我同房的今天都不在。」

  「好。」

  「那……回去吧?」

  「純,我有東西要給你。」

  結城從口袋拿出一枚鐵戒指,把他套在伊佐敷的食指上。

  「等我有錢,再補鑽戒給你。」

  自顧自地說著,並指了指他的無名指,意味著下次就要套在上面。

結城沒有看向他,可能有點逃避的意味在吧?

  「哲……」

  其實這些臺詞伊佐敷都覺得耳熟,好像就是昨天看的那一本漫畫吧?

  「我們回去吧!」

  伊佐敷主動牽起結城的手,帶他回到宿舍。

  「純……我想到要你做什麼了。」

  結城把他按在牆上,眼神認真帶點柔和。

  「哲……我們在想一樣的事情嗎?」

  伊佐敷輕輕把手環在他的脖子,好讓他們靠的更近。

  結城點點頭,然後在他耳邊輕聲說道:

  「我要你,一輩子都在我身邊。」

  「真是浪費啊……把命令用在這裡。」

  把命令用在這個本來就會實現的願望上,真是浪費到極致……

  不是一直在身邊嗎?哲。

  於是他們今天的美好約會就在這裡畫下完美的句點。

後話:

  「哲,你昨天真的很奇怪耶!怎麼突然帶我去逛街,還買那些東西給我,還和我共吃一個冰淇淋……是誰教你這些的啊?」

  「前天……」

  『隊長,我們來猜猜現在伊佐敷在想什麼好不好?他最近在看這本漫畫。』

  亮介帶著一如既往的笑容,拿出一本根本不會出現在他手上的少女漫畫。

  『這是……?』

  『伊佐敷那傢伙應該很希望你帶他去約會吧?就像漫畫中的男女主角一樣。』

  『可是……』

  『明天我也要帶春市出去玩,所以可以給你點意見喔!』

  「就是這樣。」

  「所以你一直打開手機難道是……?」難道是亮介一直在指示你嗎?

  「嗯。」

  「不用這樣勉強,就算你不這樣也沒關係,原本的哲,就好了啊!」伊佐敷笑了笑,果然人是沒有那麼容易變的啊?

  「如果亮介那裡有照片……我一定要要幾張來收藏,尤其是哲在笑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