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没登的小号

御倉友情向

  「倉持,現在有沒有空啊?」

  御幸放學時在教室看見倉持便趕緊提出邀約。

  「幹嘛?」

  「陪我去買新的手套。」

  「晚餐你請。」

  答應對方仍然不忘給自己爭取一些利益,御幸十分佩服眼前這個朋友。

  「好啦好啦!我請就我請,你想吃什麼?」

  「你看著辦。」

  對於吃的東西是什麼,倉持倒也沒有很介意,反正免費的東西最好吃。

  「那走吧!」

  一路上他們難得沒有爭執地走,但可惜這個和平只是假象。

  「御幸你這傢伙到底想怎樣啊!」

  「哈哈哈!」

  倉持直接踢了御幸的屁股,但他也不生氣,只是笑笑而已。

  「走吧!去吃飯!」

  他們兩個竟然不約而同地點了同一份套餐,結果店員過來抱歉地說。

  「不好意思!這個套餐只剩下一個了。」

  「那我要了!倉持你選別的吧!」

  御幸笑笑說,那爽朗的奸笑讓倉持不由得想和他爭。

  「拜託!今天是我陪你來買手套耶!應該歸我啊!」

  「你有沒有搞措啊!這一餐是我請客耶!當然應該跟我。」

  「你好意思請別人吃他不愛吃的東西!」

  他們這樣你來我往地爭到讓旁邊的店員無奈地搖搖頭。

  「不好意思,兩分A套餐,一定幫兩位送上。」何止是要送上,還一定要同時送到!

  讓身邊的人捏把冷汗的爭執,就是他們之間的友誼。

我這兩天辦了噗浪哦!常常會在上面打一些小短文(不超過100字

目前以鑽a和家教為主

喜歡的請來加好友,或是在下面留下你的噗浪也ok

我的噗浪:arthur930127

友情對戒 惡友

  「倉持!你看我買了什麼。」

  顯而易見地,御幸今天心情特別好,旁人都看得出來了,更不用說倉持。

  「幹嘛啊?笑得那麼噁心。」

  發現對方心情好之後,倉持便用一如既往的嫌棄表情看著他。

  「你看你看!這是對戒哦!我們不是好朋友嗎?」

  御幸從口袋掏出一個小盒子,打開來,看見裡面就裝著兩枚戒指。

  倉持完全不瞭解對戒和好朋友這兩件事有什麼關係,應該說他從來不想知道御幸在想什麼。

  雖然不想知道,但是如果不讓御幸把想說的話說完的話,他的心情沒辦法抒發,到時候倒楣的人,還不是自己?

  認清了現實以後,倉持還是把問題問出口了。

  「所以?」

  「我昨天在班上聽到兩個女同學的談話,才知道原來好朋友戴對戒,就可以一輩子當對方最好的朋友哦!」

  女孩子的傳言,倉持基本上是不信的,而且……為什麼這個看起來這麼像情侶對戒啊!

  「沒興趣。」

  像不像情侶對戒,倉持不在意,反正自己是一定不會戴的,那麼就算它是一枚上面刻著LOVE然後切成兩半的拼接式對戒也無所謂,反正不戴就什麼事都沒有了。

  「欸?戴嘛!我選很久耶!」

  「不要!」

  與其說是沒興趣,不如說倉持覺得他們的友情完全不需要依賴那種戒指才能維持,他們一直都是彼此唯一的朋友,以後也一定是。

  「戴嘛!我們可以讓這個球隊都知道隊長和副隊長感情很好啊!只要隊長和副隊長感情好,大家一定也會更加團結地往甲子園前進啊!」

  明明就是歪理,但不知怎麼了,倉持竟然被他說服了,雖然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但是卻又沒辦法反駁。

  「那好吧……」

  他總是禁不起御幸的請求,只要拜託他的事,都一定會做,而且一定做到最好。

  「手伸出來吧!」

  御幸握住倉持的手,並且幫他戴上了那枚戒指,倉持懷疑自己眼前的人真的是御幸嗎?

  深情的眼神、輕柔的動作,含情脈脈地握著他的手,幸福的表情讓倉持的心跳漏了一拍。

  「好了。以後我們就是最好的朋友了。」

  回過神來,御幸已經放開了自己的手,倉持也懷疑剛才那一瞬的溫柔是不是錯覺。

  「可是……為什麼友誼對戒要戴在無名指啊!」

  雖然御幸被狠狠揍了一拳,卻沒有把戒指拔下來。


只是我睡覺時突然開的腦洞……

嗯,真的很奇怪

大概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狀態吧?


最好的選擇 惡友

  「倉持,這個給你。」

  在每天例行的練習結束後,倉持本來要去買飲料喝的,卻看見前園拿了一瓶可樂拿給他。

  他們兩人自從當上了副隊長之後,說話的機會增加了很多,常常討論一些攸關隊伍的事情,有時候甚至會一起練習揮棒。

  「喔,謝啦!」

  倉持接過前園的飲料,並且無視身旁的御幸和前園開始討論起了一些事情。

  「今天晚上要不要練習?」

  「當然要啊!我的打擊率有點下降了。」

  兩人一來一往地聊著,御幸則走在他們後面默默聽他們說話。

  『什麼啊……竟然這麼要好!』

  御幸默默想著,眼睛一直瞪著前園,卻什麼也沒有說。

  「倉持,這麼說來,你今天不是要跟我一起讀書的嗎?」

  御幸雖然真的非常非常的不高興,但他仍然能夠把表情控制在面帶微笑而沒有殺氣的樣子。

  「欸?對哦!前園抱歉啦!畢竟是御幸先約的,所以我看今晚還是不去了。」

  不知道怎麼的,儘管根本看不出來對方有什麼異狀,倉持就是能夠知道,御幸正在生氣。

  「那晚安啦!謝謝你的飲料。」

  聽見倉持和前園道了晚安後,御幸心裡感覺輕鬆了一點,只有一點。

  阻止了這一次,還有很多很多次吧?

  看著倉持的背影,御幸突然有種捉不住的感覺,他有些心焦,卻感到無能為力。

  他知道,自己不是倉持作為朋友最好的選擇,只是因為碰巧同班了,碰巧兩人都沒有其他的朋友,碰巧理解了彼此心裡的孤寂……因為這些巧合,他們才能成為彼此唯一的朋友。

  看見倉持和別人有了當朋友的可能,御幸竟然不為他感到開心,取而代之的是想把他緊緊拴在身邊的想法油然而生。

  御幸覺得自己瘋了,明明對倉持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看到他和別人說話卻有一種想阻止、想打斷的心情。

  「御幸。」

  「嗯?」

  「為什麼生氣?」

  御幸知道倉持是最了解他的人,也許是因為如此,才對他產生了一種莫名的依賴感,但他看不見對方同等的信任。

  「真不公平啊……」

  「啊?」

  對於御幸的有感而發,倉持表示完全無法理解。他們已經是距離最近的兩個人,卻仍然離得很遠,御幸想拉近,卻因為不知道倉持願不願意而遲遲沒有靠近。

  「沒什麼。」

  「混蛋,多信賴我一點吧!」

  自己的臺詞突然被搶先的感覺,還真不是普通複雜啊……

  「什麼啊!這是我想說的話吧!」

  也許這一大堆複雜的情緒,被整理出來的,仍然是喜悅佔多數啊。

  「呵!這就是所謂的朋友的默契吧?」

  兩人相識而笑,而御幸感覺到自己心上的那顆大石被放下了,他忽然覺得不敢去相信倉持的自己,像個白痴似的。

  原來,自己不是最好的選擇,而是唯一的選擇啊……



這是真人真事,好吧,這是我本人的心境,但是我擅自給他一個happy ending

總之我很努力把我的心情寫出來了,但好像無法完整表達


倉持生日賀文 惡友

  「倉持前輩,請跟我出去一下。」

  洗完澡後,澤村坐在床上等著倉持回來,看到他回來後,澤村立刻辦理被賦予的任務。

  「啊?幹什麼啊?」

  被自主訓練折騰到想馬上倒頭就睡的倉持,一聽到還要出去,臉立刻變得很臭,當然,他已經沒有力氣攻擊澤村。

  「請不要問好嗎,跟我出去一下,明天晚上我陪倉持前輩打一整個晚上的電動都沒關係的!」

  聽到澤村這麼說,敏銳的倉持立刻覺得很奇怪……他平常沒有特別喜歡打電動啊,而且一整個晚上……肯定有詐。

  「你不說,我就不去。」

  「求你了倉持前輩……」

  看到澤村都快要哭出來了,倉持雖然疑惑卻仍然答應了,他總是拿這個後輩的眼淚沒辦法。

  「好吧。」

  「倉持前輩,這個救命之恩我一定會報的!」

  看到他這個反應,倉持心裡大概有個底了,大致上就是御幸還是誰威脅他吧?

  笨蛋就是這麼容易被看穿。

  澤村走在前面,而倉持一邊打呵欠一邊跟著澤村走,而澤村帶他到的地方,是御幸的房間。

  而倉持這下更加確認威脅他的人應該是御幸無誤了。

  「我要開門囉!」

  澤村對著裡面大喊,然後過了五秒後,他緩緩把門打開。

  然後倉持一進去,砰──的一聲,五顏六色的彩帶落在倉持的身上,他確實嚇了一跳。

  「「「「「生日快樂!」」」」」

  看了一眼裡面的成員,有御幸、前園、川上、春市、降谷、東条、金丸等等,一軍的都到齊了……

  「倉持,十七歲生日快樂!」

  御幸向右跨了一步,倉持看見原本在他身後的十七個杯子蛋糕,被排成愛心型的樣子,中間空心的地方還用巧克力豆拼寫出Kuramochi的字樣。

  「啊……」

  倉持平時和其他人並沒有多麼熟,也根本什麼沒有朋友,這樣慶祝生日更是想都沒有想過,他眼睛瞪的大大的,說不出話。

  「倉持前輩,謝謝你平時對我的照顧,生日快樂。」

  「倉持前輩,生日快樂,也請你以後繼續指導我的守備。」

  除了澤村和春市以外,其他人也各說了幾句話祝福倉持。

  他聽了十八個人的祝福以後,輪到了御幸。

  「倉持生日快樂!希望你的打擊率可以再更上層樓啊!」

  雖然他說出的話很讓人生氣,但是倉持現在卻沒辦法和他計較。

  平時有私交、這種日子幫忙策劃、親手製作這些蛋糕的人是誰,不言自明。

  「謝啦!話說……你們在想什麼啊?竟然是心型的!」

  倉持指著那些杯子蛋糕,然後笑著說。

  「啊……那是御幸排的。」

  倉持一聽,往御幸的方向看去,看到他的耳根微紅,忍不住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哈哈!御幸你也太噁心了吧?竟然排愛心的給我啊!」

  明白對方心情的倉持,毫不猶豫地取笑了他,然後走上前去拿了一個蛋糕吃了下去。

  「很好吃,我收到了。」除了蛋糕,還有心意。

  「那可是我做的!怎麼可能不好吃?」

  御幸得意地說,烹飪的手藝,他可是自認為好得完全沒話說,實際上也確實如此。

  「那我給你個謝禮吧!」

  倉持抓住御幸的領子,往下一扯,輕輕地在唇上點了一下,然後迅速分開。

  然後兩人對視了一下,突然發現周圍還有十八個旁觀者,臉都紅了起來。

  「啊……這樣算什麼謝禮啊……」

  御幸一陣奸笑,然後微微低頭深深吻了他,趁著他開口呼吸時,探入了他口中,舔舐了他嘴裡的每一處,這才放開了他。

  「這樣才有誠意啊!」

  「「「「「你們兩個放閃給我看場合啊!」」」」」



其實我不知道到底是御倉還是倉御(✕


倉澤 冷氣

今天是澤村和倉持生日的中間,所以就寫了一篇文

雖然和生日完全無關

昨天是澤村的生日所以寫了御澤

(雖然有很多章不過還是在昨天完結了)

明天是倉持生日所以寫了御倉

因為我對他們三個都是喜歡到不行

而且我真心覺得他們隨便怎麼樣都配

所以他們生日就有了御倉澤三連發(?




  「倉持前輩,今天好熱,可不可以開冷氣?」

  澤村一邊撩著衣服,一邊用手搧著微不足道的風,汗流浹背的樣子看起來真的很熱。

  「真是看不出來你怕熱……」

  「所以說……倉持前輩……可不可以開冷氣?」

  倉持看著眼前這個有著閃亮眼神、像小狗一樣的後輩,不知道該怎麼拒絕,只好拿出冷氣的遙控器。

  「耶!我最喜歡倉持前輩了!」

  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說出什麼話的澤村,開心地接過遙控器按下了開關。

  「最喜歡?」

  倉持完全無法想像為什麼澤村可以說出這麼讓自己無法招架的話……難道他都不會害羞的嗎?

  「是啊!我最喜歡倉持前輩了!」

  澤村帶著燦爛的笑容回應了倉持疑惑的重複句。

  「比御幸喜歡嗎?」

  平常澤村總是會巴著御幸要投球什麼的,卻很少黏著自己──雖然如果他真的一直來煩的話,倉持可能也是給他一頓揍吧?

  「當然啊!比正在接我的球的御幸一也還要更喜歡哦!」

  毫不迷惘的回答、沒有絲毫虛假的眼神,都讓倉持相信了他的話。

  就是那麼喜歡。

  「啊啊!我也是哦!澤村。話說……不會有點冷嗎?你開幾度啊?」

  倉持拿起了冷氣的遙控器,看到上面的數字時他果斷地架住澤村,然後狠狠把他定在地上。

  「為什麼要設這麼冷啊!雖然我不是很怕冷,但是15℃也太誇張了吧!就算是我也會冷的啊!」

  「欸?如果倉持前輩會冷的話,我們可以抱在一起睡覺啊!」

  澤村因為柔軟度很好,所以被壓在地上也不會感覺到痛,還能和倉持應答自如。

  「你這小子……」

  對於澤村的言語,倉持雖然不討厭,但是仍然增加了手腳的力道,讓澤村出聲求饒。

  「倉持前輩放開我啊!」

  「哼!把冷氣調高!」

  倉持確實應澤村要求的放開了他,但是

  「欸?可是我想和前輩抱著睡覺啦!」

  澤村再次用他那招小狗眼神攻勢對付倉持,而面對那樣的表情,他總是沒辦法說出拒絕的話語,大家都說一物剋一物,也許倉持就是遇上了他的剋星吧?

  「好啦!但是還是要調高7℃哦!」

  倉持還是同意讓他抱著自己睡覺,但是對於冷氣,他仍然覺得不環保,應該調一下。

  「太好了!倉持前輩,來吧!」

  以光速飛奔上床的澤村,拍拍自己身邊的位子,示意倉持來睡旁邊,而後者則是笑笑嘆了口氣,調了調冷氣並關上了燈後躺到他的身邊。

  澤村緊緊抱住倉持,腳還跨在他的身上,臉上看起來十分幸福。

  「笨蛋!」

  倉持摸摸他的頭,手也撫上他的腰,閉上眼睛,享受這份溫暖。

  至於因為隔音不好而聽到他們所有對話的隔壁房間的東条則是一邊在心裡抱怨著北極熊都要絕種了怎麼可以這麼不環保,但是又一邊對於他們的談話感受到一種溫馨的感覺。


給你的九封信 09(完) 御澤微倉澤

今天是榮純生日啊!

祝小天使生日快樂!!

總之這篇文如我所願的在今天完結了~

以下正文:

御幸:

  又一年過去了,距離你離開日本也已經七年了啊?我今年又來到這個和你約定的地方了,那年的約定還沒有實現吧?鐵盒裡現在有九封信,其中的八封是我寫的,你給我的那封信,還躺在裡面沒有拆開過,知道為什麼嗎?

  當然是因為,我還在等你。

                                                                           澤村榮純

  『澤村,我在這裡埋了一封信,等到我從美國回來時,再一起打開好嗎?當然,如果你不想等的話,也可以自己拆開。』

  御幸臨走那一天,帶著澤村到一棵櫻花樹下,並且對他說,像是給予會歸來的承諾,又像請求對方的等待。

  『那我每年都來這裡放一封信,等你回來一起看。』

  澤村的眼神還是一樣明亮,如同太陽一樣的耀眼,這樣率直的笑容就和澤村的直球一樣讓他深深著迷。

  澤村本來就會等他,他早已決定這輩子只愛他一個,他其實很想和他一起去,但是有太多現實的阻礙告訴他這是不可能的。

  『好啊!不過你這個笨蛋寫的信大概不會有什麼內容吧?哈哈!』

  用往常的笑容掩蓋著其實自己很不捨的這個事實,說實話,御幸覺得很管用,至少對於眼前這個笨蛋來說。

  『哼!在你回來之前,我一定會成為職棒選手的!』

  沒有否認自己的文筆,只是立下這樣的決心,也叫御幸不要擔心他,他一個人也會好好的。

  『我在美國看著你!加油囉!王牌投手。』

  像是每一場他們一起贏下來的球賽,御幸總會用戴著手套的那隻手輕敲澤村的胸口,以此鼓勵他繼續加油。

  『一也,加油。』

  笑著說再見,是御幸原先的計畫,但是澤村的眼淚,是他趕不上的變化。

  御幸抹去他臉上的淚水,將他拉入懷中。

   『澤村,你不要哭好不好?我真的很怕我會捨不得走。』

  他聲音已經帶著些微哽咽,緊緊擁著澤村,像是想把這個身形和溫度永遠記住一樣,像是想要永遠這樣抱著不想放手一樣。

  我愛你,對不起卻離開了你。

  這是御幸沒有說出口的話,因為他不能說,在他決定離開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不能後悔,也不能拜託對方原諒。

  他們沒了言語,也沒有道別,也沒約定何時才會相見,就這麼斷了音訊,沒有主動聯絡對方,卻也不期待對方的聯繫。

===================================

  「這麼晚了?今年是不是特別晚啊?去接他好了,那臭小子。」

  倉持看了看時鐘,竟然已經晚上十一點了,雖然嘴上責罵,卻不免有些擔心。隨便換件上衣和運動褲,拿了車鑰匙便出門了。

  一路上想起了八年前御幸曾經了找過自己,和自己商量的事情,不知不覺就到了目的地。

  把車隨意停在路邊,走到那棵樹下,他知道澤村在那裡,是御幸很久以前告訴他的。

  看著靠在樹睡著的澤村,倉持脫下的外套往他身上蓋,沒有叫醒他的打算,打算收拾地上一封封的信紙,卻無意間看到了其中兩封信的內容。

  其中一封信的字跡凌亂,然而墨水感覺也沒乾多久,像是才剛寫好的。

御幸:

  一直以來,沒有對你說的話,是時候告訴你了。

  八年前,你要離開,我沒有去機場送你也沒有和你說再見,是因為我不願意;六年前,你死了,我也沒有參加你的告別式,是因為那時我不知道。

  每一封曾經寫給你的信,都一再說明我無法接受你死去的事實,只能在想你的時候看看你以前的比賽,藉此催眠自己你還活著,但是現在,我再也說服不了自己,因為你已經不會回來了吧?御幸。

  從明年開始,我不會來了,我想要試著去接受你不在了的事實,你不會怪我吧?一也。

  原諒我,打破了我們的約定,擅自拆開你給我的信,因為如果不這麼做,我無法放下。

  其實幾年前,我就開始懷疑了,為什麼倉持前輩會有你的遺書?原來真相是這樣的啊?

                                                                           澤村榮純

  「御幸一也……你這個混蛋,為什麼要告訴他?」

  或許在看到御幸的信之前,倉持不會理解為什麼。

  而他想起,他最後一次和御幸的碰面和御幸的交代。

  『倉持,我要去美國。』

  倉持是世界上唯一一個知道他的秘密的人,也是他在離開之前會交代後事的人。

  『你這傢伙在最後……還是不陪著澤村嗎?』

  倉持一臉凝重地看著他,或許他這輩子很少露出這樣的表情。

  『說什麼都不想讓他看見我狼狽的樣子啊!哈哈!』

  御幸原本想要打哈哈混過去,但是怎麼可能瞞得過觀察力異常敏銳的倉持。

  『那你有何打算?』

  『澤村就拜託你照顧他了。』

  御幸用力擠出笑容,只是這笑虛偽的連他自己都不敢看一眼。

  『不要!自己的愛人自己照顧!你給我完好無缺的回來!混蛋!』

  和高中是一樣,只要一生氣,倉持就會拍桌子,尤其對御幸更是如此。

  『倉持,除了你……我不敢把他交給別人。』

  『御幸!』

  『不要吵!聽我說!』

  這是倉持第一次看到御幸這樣的眼神,如此哀傷而著急,他不禁愣了,安靜地坐下來聽他說。

  『我如果死了,告訴澤村,我死於意外,墜機車禍隨便你說,總之不要提我的病!』

  『……嗯。』

  倉持答應了,如果連這麼簡單的遺願都無法達成,他還能說自己是御幸一也唯一的朋友嗎?

  但是,倉持又怎麼會想到,他死去的那一天……竟然就是澤村的生日?

  他又拾起了最後一張信紙,那是他很熟悉的字跡,來自御幸一也的信息。

給我最愛的榮純:

  對不起,我離開了你,但我真的很愛你。

  我被檢驗出癌症,決定去美國治療,如果有機會就順便闖一闖大聯盟,幸好竟然有球團願意接受我這個壽命不知道還有多久的捕手啊……

  不知道當你看到這封信時究竟是我已經死了還是治好回到日本了,讓你這樣等我真的對不起,或許是我的私心吧?實在是不想在活著的時候看到你身旁站著別人……

  但是,儘管我這麼自私,卻仍然把你託付給了倉持,他是我唯一一個不算朋友的朋友。

  我請他在我死後搬去和你住,並且照顧你的生活起居,我想……如果是他,我可以放心。

  其實如果能夠回來,我想和你求婚,想和你永遠在一起,但是對不起,我想我回來找你的機會不大……

  如果再多的對不起都沒有用,那能不能讓我在最後對你說我愛你呢?

                                                                   最愛你的御幸

  倉持把信看完了,明明不是寫給他的,他卻看得眼眶紅了。

  他把鐵盒埋了進去,並且輕輕把澤村抱起,回頭看了看,一瞬間,他愣在那裡。

  「御幸……」

  倉持覺得自己彷彿看見了御幸把玩著躺在地上的花,然後微笑地看著自己懷裡的澤村。

  他彷彿看見見御幸用唇語在對他說:「交給你了。」

  而看見他手中的幾朵花,倉持明白了。

   就算自己可以代替御幸照顧他、和他一起打球、和他一起生活,甚至是睡在澤村的身邊,卻永遠代替不了他在澤村心裡的位置,永遠不可能。

  他悽然一笑地轉過身,就這麼抱著澤村離去。

  「你在澤村心中,是不朽的啊!」

  如你手中盛放的千日紅的花語一樣。




終於完結了啊!

最後澤村還是選擇放下了,可喜可賀

也許他會選擇和倉持在一起哦……

不過接下來還是自己想像吧?

因為連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樣對澤村才是最好的……

是說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最後御幸會是因為癌症而死的

當時腦袋就是這樣想的……

總之感謝看到最後的你~

惡友 假裝情人

總之算是一個很老梗的東西吧?

有點OOC

攻受不分,比較偏御倉


  「倉持,早安!」

  「哦!」

  「今天午餐也交給我吧!」

  進到教室,御幸第一個打招呼的對象就是倉持,還走到他身邊偷親他的臉頰一下。而其他人也盡責地對這個景象議論紛紛。

  「你那時候在場嗎?就是情人節那天……」

  「我知道我知道!真的超~扯的耶!」


  事情追溯到情人節那天:

  「倉持,拜託你一件事好不好?」

  御幸很難得會拜託倉持,倉持一方面覺得新奇,一方面又覺得一定沒好事。

  「不要!」

  倉持不經意的拒絕了,因為每次他的請求都非常麻煩,不然就是要花很多時間來處理的那種,答應根本就是自討苦吃。

  「明天是情人節耶!我會被那些女生煩死!」

  御幸的哀號,換來的是倉持無情的冷眼以對。

  「所以呢?人帥了不起啊?」

  「我又不是那個意思!倉持,今天可不可以假扮我的情人啊?」

  御幸一見有機會,就立刻提出他的要求,然後選擇性無視掉倉持抽動的嘴角。

  御幸籌劃這一天已經很久了,他喜歡倉持,他想要倉持當他的情人,哪怕只有一天,哪怕只是虛假的,哪怕倉持根本一點也不喜歡自己。

  「我看你是活膩了吧?」

  倉持的手指在喀喀作響,御幸下意識地後退了幾步,硬是擠出了一句話。

  「不然你下星期的午餐都讓我幫你買吧!」

  因為合作社離教室太遠,他懶得去買東西,所以午餐常常不吃,但如果有人幫他買的話,他怎麼可能拒絕呢?

  「……好吧!」

  聽到有利可圖,倉持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答應了,反正當一天的假裝情人就可以換一個星期的午餐,應該滿划算的吧?

  「呼~」

  死裡逃生的感覺還真不是普通可怕,尤其對象又是倉持。

  其實御幸早就知道倉持一定會答應,因為他是個溫柔的人,如果別人有需要,倉持通常不會吝於給予幫助,就算這個請求有點誇張。

  「那你要我怎麼做?」

  倉持不耐煩地說,不到一分鐘,他已經開始後悔自己答應御幸的要求了。

  「就拜託你做情人該做的事情囉!」

  完全不明確的工作到底該怎麼做,對倉持這種沒有交過女朋友的人更是困難。

  「好啦好啦!準備去學校了。」

  晨練結束後,他們收拾收拾便到了學校,果不其然,一大群女生爭先恐後地把巧克力塞在御幸的鞋櫃、抽屜、桌子之類的地方。

  「御幸同學,我喜歡你,可以和我交往嗎?」

  一早,第一個告白的女孩子帶著期待的眼神問著御幸。

  「抱歉,我已經有正在交往的對象了。」

  「我聽說御幸君沒有女朋友的啊!」

  「我沒有女朋友啊!」

  「欸?可是……」

  御幸擺出抱歉的表情,而倉持就在此時走了出來,並瞪了那女生一眼。

  「一也。」

  倉持一邊看著那個女生一邊牽住御幸的手,彷彿宣示主權一樣。

  實際上他心裡是想著:就是妳們這些女生,害我得假裝他的情人、得牽他的手,還得直呼他的名字?但是仍然有種開心的感覺在內心流淌著。

  「不好意思,就是這樣啦!」

  御幸回握住倉持的手並且笑了一下,然後就拉著他離開了,完全無視那個女孩驚訝的神色。

  「怎樣?我演的不錯吧?」

  從中庭走到教室前的走廊之後,倉持乾脆地甩開御幸的手,還一臉得意地說。

  「哈哈!剛剛那個封殺本壘的傳球還不錯!」

  御幸笑著說,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們在討論棒球呢。

  迎面而來的學妹一看到他們走過,便上前去搭話。

  「御幸學長,我聽說你正在和倉持學長交往,請問是真的嗎?」

  那個學妹鐵青著臉,御幸則笑了笑。

  想不到訊息傳那麼快啊?

  「是啊!我們可是認真的在交往哦!」

  御幸把倉持摟進懷裡,繼續讓他的仰慕者心碎,而倉持的臉色和那個學妹有得比,黑得像是要把御幸大卸八塊似的。

  「怎麼會……」

  結果這個女孩就哭著跑走了。

  「御幸你這傢伙真是罪惡啊!」

  倉持在掙脫開他的懷抱之後,調侃著他。

  「哈哈哈!這也是沒辦法的啊!」

  一整個上午,御幸都沒有再收到別的女生給的巧克力或是告白,看來假裝情人這個方法是真的很有效。

  傳遍了全校,當然免不了,班上同學也通通知道了。

  「什麼啊!你們兩個,完全看不出來正在交往啊!一點氣氛也沒有啊!」

  班上同學對於八卦還是十分感興趣的,所以還是有許多和他們不熟的人來詢問。

  「沒辦法啊!這是我和他的初戀啊!」

  御幸直直地看著倉持,認真的眼神給倉持一種他們真的在交往的錯覺,發現自己竟有這樣的思緒,倉持趕緊別過頭。若是再看著他,可能真的會喜歡上他也說不定……

  「所以你們到底知不知道情侶要做什麼啊?」

  同學們還是很鼓噪,還是應該說這個年紀的人就是喜歡關心同學的感情事。

  「就是要這樣啊!」

  其中一位男同學把他的女朋友拉過來,輕輕吻了她。

  「接吻!接吻!接吻!」

  看到有人親自示範,而其他的同學也正在歡聲雷動,而御幸輕笑了一下。

  「倉持,我幫你買兩個星期的午餐?」

  御幸邪笑著把倉持拉過來,吻了下去,他看著倉持的眼睛因為訝異而瞪得大大的,連反抗都忘記了。

  被吻了……而且是御幸那個傢伙!?

  等到滿意,御幸才依依不捨地離開倉持的唇,當然免不了一陣毆打。

  「御幸一也!你到底在幹嘛?」

  「哈哈哈!不要辜負大家的期待嘛……洋一。」

  御幸是非常喜歡倉持的,即使他覺得倉持不會喜歡他,所以哪怕只有這一天,他也想以倉持的男朋友自居。

  就算不能和他在一起,也要讓旁人知道,除了他御幸一也之外,誰也別想得到他!多麼可怕的佔有慾啊……連御幸都不忍直視自己的黑暗面了。

  「你這混蛋!」

  但是不可否認,倉持的確因為剛剛的吻,心動了。

  「哈哈哈!就說我和洋一是這種關係了吧!」

  御幸把他圈在自己的懷裡,大方地把全班同學的眼睛給刺傷。

  「哈個屁啊!」

  「你們不要那麼閃好不好啊!」

  一群人就這麼取笑他們,而一點也沒有覺得兩個男生相愛是噁心的事情。

  「我對洋一可是真愛啊!」

  御幸在倉持臉上再親一下,然後得意地說道,即使倉持很生氣,卻仍然沒有拒絕御幸或是責罵他,儘管本人是秉持著一種身為演員敬業的精神,被親一下也不過是場戲。

  班上騷動一過,倉持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看看時間,再一堂課就要放學了,在球隊他們並不需要假扮情侶,所以他們等等就要「分手」了,倉持明明應該感到解脫的,卻不知怎麼的,一點也不開心。

  原來他喜歡和御幸在一起?他看到御幸在別的女生面前告訴她們,他喜歡的人是自己時,心裡確實有一點優越感。

  他不想結束,但當他發現自己這樣的心情時,這一天已經快過完了。沒能來得及珍惜,就要畫下句點了。

  「洋一。」

  下課鐘響了,御幸叫了叫他,放學了,就要回宿舍去練球了,而他們,也要結束了。

  「啊!我有事要去找導師一下,你就先去球場吧!」

  當然是騙他的,倉持只是不想和御幸說話,生怕聽見他說,這齣戲要停止了。

  接下來的練習,倉持都一直躲著御幸,不給他任何機會開口。

  御幸忍受不了,趁著澤村去洗澡的說話溜進五號室,想和倉持好好談談。

  「倉持,我進來了。」

  直接把門打開,倉持沒有鎖門,其實他本來想鎖的,只是知道逃避是沒有意義的,該斷的還是要斷。

  「御幸……」

  「倉持,假扮我的戀人,好玩嗎?」

  御幸一臉認真的樣子,讓倉持無所適從,不知道該回答些什麼。說好玩?是好玩,說無聊,也挺無聊的。

  「倉持,分手吧。謝謝你配合我的任性要求。」

  是啊……該放手的時候就應該放手,御幸強迫自己冷靜,不能被看出破綻。

  但他的聲音卻在顫抖,雖然非常不明顯,但是仍然瞞不過敏銳的倉持。

  「御幸……」

  「好啦!就這樣,我先回去了。」

  「等一下!我有答應分手嗎?就這樣自說自話就要逃跑?」

  倉持知道,如果這次放棄了,就沒有下一次但機會了,他了解御幸,他不會有第二次這樣的要求。

  「倉持?」

  「你今天昭告全校我們是戀人,結果隔天立刻就分手……不覺得……怪怪的嗎?」

  倉持別過頭去,他清楚自己的臉是熱的,耳根也很紅吧……

  「欸?」

  「就是……要演就演到最後吧!」

  倉持拋開了一切,卻仍然只說得出這種話,什麼喜歡、交往他說不出口。

  「真的嗎?我最喜歡倉持你了!」

  御幸直接地把倉持壓在牆上,狠狠地吻了他。

  「喂!」

  結果就是被揍了。

  「我真的最喜歡你了!」

  御幸緊緊抱住他,很害怕他溜走。

  「好啦!知道了!」

  倉持摸摸他的頭,像是安撫。

  「倉持,你願意和我演一輩子的戀人嗎?」

  「……」

  他沒有說話,只是輕輕的點點頭。

  「但是,你要每天負責我的午餐。」

  倉持想一想,還是決定開出條件。

  「好啊!」

  御幸答應的爽快,只要能得到倉持,不管是買午餐還是晚餐都沒有問題的!


給你的九封信 08 御澤


御幸:

  又一年過去了,距離你離開日本也已經七年了啊?我今年又來到這個和你約定的地方了,那年的約定還沒有實現吧?鐵盒裡現在有九封信,其中的八封是我寫的,你給我的那封信,還躺在裡面沒有拆開過,知道為什麼嗎?

  當然是因為,我還在等你。

                                                                          澤村榮純

  『澤村,我在這裡埋了一封信,等到我從美國回來時,再一起打開好嗎?當然,如果你不想等的話,也可以自己拆開。』

  御幸臨走那一天,帶著澤村到一棵櫻花樹下,並且對他說,像是給予會歸來的承諾,又像請求對方的等待。

  『那我每年都來這裡放一封信,等你回來一起看。』

  澤村的眼神還是一樣明亮,如同太陽一樣的耀眼,這樣率直的笑容就和澤村的直球一樣讓他深深著迷。

  澤村本來就會等他,他早已決定這輩子只愛他一個,他其實很想和他一起去,但是有太多現實的阻礙告訴他這是不可能的。

  『好啊!不過你這個笨蛋寫的信大概不會有什麼內容吧?哈哈!』

  用往常的笑容掩蓋著其實自己很不捨的這個事實,說實話,御幸覺得很管用,至少對於眼前這個笨蛋來說。

  『哼!在你回來之前,我一定會成為職棒選手的!』

  沒有否認自己的文筆,只是立下這樣的決心,也叫御幸不要擔心他,他一個人也會好好的。

  『我在美國看著你!加油囉!王牌投手。』

  像是每一場他們一起贏下來的球賽,御幸總會用戴著手套的那隻手輕敲澤村的胸口,以此鼓勵他繼續加油。

  『一也,加油。』

  笑著說再見,是御幸原先的計畫,但是澤村的眼淚,是他趕不上的變化。

  御幸抹去他臉上的淚水,將他拉入懷中。

   『澤村,你不要哭好不好?我真的很怕我會捨不得走。』

  他聲音已經帶著些微哽咽,緊緊擁著澤村,像是想把這個身形和溫度永遠記住一樣,像是想要永遠這樣抱著不想放手一樣。

  我愛你,對不起卻離開了你。

  這是御幸沒有說出口的話,因為他不能說,在他決定離開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不能後悔,也不能拜託對方原諒。

  他們沒了言語,也沒有道別,也沒約定何時才會相見,就這麼斷了音訊,沒有主動聯絡對方,卻也不期待對方的聯繫。





下一篇就是完結了哦~
接下來的甜文已經有靈感了
再來就是寫出來……
昨天國文課突然又一個虐文的靈感……
大概會寫吧?

哲純 美術課日常

今天晚上在讀歷史,

在課本裡看到俄國的二月革命,

就在三月八號耶!

正好是哲純日啊!!


  「今天是你們高中的最後一堂美術課了,所以就讓你們自由寫生,把你心中認為青道最美的風景畫下來,你們有一整個下午的時間,解散吧!」

  聽完老師的課程說明,伊佐敷開始苦惱了起來,最美的風景啊……果然還是那裡吧?

  緩步走到了球場,裡面什麼人也沒有,只有他一個人。

  他平時守備時的空間,很大很大,整個中外野都是他的範圍,他坐在這個空間的中心,打算把所見所聞都畫進去。

  下定了決心,拿起了水彩筆,看見空空的球場,內心不禁也感到空虛。

  往前看,是二壘,再往前,是投手丘,最前方,是本壘板,原先應該站著夥伴的球場,此時卻沒有任何人。

  「好空啊……」

  伊佐敷發現,他好像從來沒有注意過這個地方的風景究竟是怎麼樣的,只是喜歡棒球,所以一直待在這裡。

  球場的空氣,很清新,卻又很清冷,一個人的棒球,是這麼孤單的嗎?

  他看過非常多少女漫畫,久而久之也會畫一些東西,棒球場以前當然也畫過,只是從黑白變成彩色,鉛筆變成水彩。

  伊佐敷提起筆,把球場一筆一畫地勾勒出來,但是仍然覺得不夠。

  他在本壘上加了一個人,他最信賴的隊長。

  黑色的短髮,認真的表情,還有不容忽視的氣場,所有細節都仔細地描摹。

  兩年前他擊出全壘打的瞬間,全場的氣氛都為之振奮,連沒有上場的自己都為他開心。

  「完成了。」

  在圖的左下角簽上自己的名字。

  並在腦中構思了這幅畫的標題──

  你是我最美麗的風景。


其實我們學校……最後一堂美術課在高二……

而且我們是美術和音樂對開,

所以這學期是音樂已經沒有美術了……

幸好高三還是有體育課


給你的九封信 07 御澤 微倉澤

這一篇的倉澤有點多,而且有點……

基本上整篇都是倉澤?

雷者勿入

御幸:

  昨天我和倉持前輩一起看你的比賽哦!你一點都沒有退步啊?還是一樣優秀,哈哈那個兩分的外野安打真是精彩啊!隊長。

  我昨天和倉持前輩一起喝了一點酒,結果感覺好像……看到了你,竟然有著觸碰到你的錯覺啊?原來我這麼想你,真的好想你啊!

                                                                           澤村榮純

  『御幸……御幸……』

  倉持看著眼前的人,眼神迷離地趴在桌上,喚著那個人的名字,有些心疼地摸摸他柔軟的頭髮。

  卻意料不到自己的手被抓住,看來是完全被當成御幸了。

  既然你這麼想他……我是不是應該稍微滿足一下你的想望?你也不過是想要見他。

  也許是有點醉了,倉持竟然萌生出一種想要變成御幸的心情,即使根本不可能。

  『呦!澤村,想我嗎?』

  倉持使用了印象中那個人欠打的語氣,露出像極了御幸的笑容,雖然苦澀卻帶著十足的愛意,眼底盡是心疼和憐憫。

  『御幸……我好想你,倉持前輩騙我,他騙我你已經死了。』

  澤村緊緊抱住眼前的『御幸』,並且失聲地哭泣,倉持摸摸他的頭,安撫似的抱著他。

  『沒事了,我就在你身邊啊!笨蛋澤村。』

  他用極為溫柔的聲音安撫著澤村,心裡想著的一直是『我是御幸,那我現在該做什麼?』

  『我是御幸……』

  倉持輕輕吻上澤村的唇,原本只是一個溫柔如他的吻,卻因為酒精的加持而逐漸升溫。澤村配合著倉持的吻,享受這個想像中的御幸的溫柔。

  在澤村的內心深處,也許明白他不是御幸,但是卻又自顧自的把他當成御幸。

  一來一往的脣舌,讓倉持也逐漸忘記自己是誰,忘記了理智。

  他一邊吸吮著澤村的唇,雙手也開始不安分地在他身上遊移著,他摸進澤村的衣服內,雙手撫摸到的地方都開始熱了起來,然後開始啃咬著他的耳垂,就算澤村再怎麼遲鈍,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他也不會不明白。

  但是,他真的是御幸嗎?御幸……是不是早就不會回來了?

  他是誰?他是有著一頭綠髮,總是溫柔照顧著我,卻又不肯坦率說出自己想法的……倉持前輩。

  『倉持……前輩?』

  一聽見這個名字,倉持馬上反應過來自己在做些什麼,不敢想像自己竟然會有這種舉動。

  下意識地把澤村用力推開,不敢再看他一眼,深怕自己的理性再次崩毀,再次作出可能傷害到他的事情。

  『對不起。』

  這句道歉話語的受詞被省略了,不知道到底是澤村、御幸,還是自己。